落星河✩阿蓉

目前全職一直線﹝主喻黃/周翔,還有王昊﹞,忙碌的高中生活也不能阻止我發廚!!
覺得好看的就會按個讚支持,很煩不要打我

不太會說話,如果冷場純屬不可抗力自然現象

最後,興趣是蒐集各種錢幣!!

【48】[全职/轩策] 来自纽伊斯特的你

呵呵(####

醋溜叶三三

最近脑子里面都是水,一条鱼都摸不出来。可能fish趁着我睡觉的时候,顺着我的脑洞游走了吧_(:з)∠)_

对惹,上回和灯灯一起买回来的fish,就在今天早上,也翻肚皮了。哭哭!


错别字请放过_(:з」∠)_手癌末期。(。


[轩策] 来自纽伊斯特的你(上)

Written by 叶三


吴羽策坐在办公桌前已经整整发了两个小时的呆了,桌子上摊着两本资料用书和备课本,一根黑色钢笔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握着,但是备课本上却干干净净一个字也没写下。

这种状态极少……不,应该说从没出现在吴羽策身上。作为一个刚走出师范学校三四年就成为高级数学教师的牛逼人物,吴羽策对待工作向来一丝不苟,上班时间从不摸鱼,教案课件什么的都可以称为教学模板。

然而今天这样,是有原因的。

前两天隔壁语文组办公室调来了一个新老师,据说是从别的学校重金聘请过来的,当年高考还是本省状元,年纪轻轻就挺牛逼的一个人。

这并不是重点,管他有多牛逼多年轻的,吴羽策是在意这些细节的人么?重点是,今天吴羽策在上厕所回来的时候,和这个新来的老师打了一个照面,然后就一见钟情一往情深了?那必须不可能啊!吴羽策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男人。

黑色短发修剪的十分随意,五官平平,个头和吴羽策相当,看起来感觉性格也挺平易近人的。就是这么一张路人帅哥脸,让吴羽策感觉到了一种熟悉感,绝壁是在哪里见过,没准还说过话!

但是吴羽策死活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了。

要不要去问一问?要是直接说“诶哥们儿我们是不是以前见过?”感觉好弱智,那要是说“小哥儿看你好眼熟啊”感觉也挺弱智的啊!吴羽策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合上了教案,靠在了椅背上。这种感觉真是不爽啊!

“哟,吴女士你一个人啊!”数学组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方锐夹着教案走了进来,坐在吴羽策旁边的位置上。听到这个称呼吴羽策皱了皱眉,“下课了?”方锐是和吴羽策一起进学校的教师,和吴羽策关系挺好,有次方锐无意中发现吴羽策打游戏是用的女号,就给人家起了这么个外号。

“下课都五分钟了,其他老师还没回来?”

吴羽策这才意识到自己发呆都没听到下课的铃声,“猥琐方你晚上有自习么?”

“没啊,”方锐利索的收拾好东西,“怎么,晚上约吃去?”

“撸串去不?”

然后两个人勾肩搭背的跑去了撸串一条街。

坐下后,乱七八糟点了一堆,叫了一打啤酒。啤酒上得快,吴羽策直接开了一瓶,仰头喝了一半。方锐被吴羽策这豪迈的架势吓到了,手里拿着玻璃杯不知是倒酒用杯喝还是和吴羽策一起对瓶吹。

“你知道那个新来的老师叫什么么?”吴羽策放下酒瓶,看向方锐。

方锐一副松了一口气的表情,“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咋了。你说那个语文组的?好像是叫李轩。”方锐没别的,就是人挺自来熟的,进了学校没几天就能和其他同事打成一片,看上去嘻嘻哈哈其实还是挺有用的一人。没多久就巴拉巴拉把自己知道的和吴羽策说了一遍。

“哦。”

“怎么吴女士,看上人家了?”方锐不怀好意的冲着吴羽策挤眉弄眼,然后被吴羽策一巴掌拍开。“想哪去了,我就是觉得挺眼熟的。”

看着吴羽策认真的表情,方锐没形象的笑倒在桌子上,“哈哈哈眼熟不就是勾搭人必说话之一啊!”

听了方锐胡诌了一堆有的没的后吴羽策终于忍无可忍了,掏出钱包就要埋单走人,这事问方锐还不如自己解决啊。

 

李轩来学校第五天被调到吴羽策所带的班级,教语文去了。也算是老天帮着吴羽策,不然照吴羽策这性格,两个人不过一墙之隔的距离估计也不会主动去和人家搭话。

吴羽策作为班主任,有义务要把班里一些基本情况和李轩说一下。他在抽屉里面翻了翻,找出班里人名单和上学期的期末成绩排名,就去隔壁找李轩去了。

“叩叩叩——”

敲了三下门,吴羽策推门站在门口,“请问李轩李老师在么?”

“啊在!”角落里的一个格子间站出了一个男人,吴羽策抬眼看了看,带上了门。

“我是高二13班的班主任吴羽策。”吴羽策笑了笑,把手上的纸张放在李轩的桌子上,“这是13班的人名单。”

“谢谢吴老师。”李轩收好人名单,冲着吴羽策扬了扬嘴角。这个表情,感觉他眼睛里都带着笑意,吴羽策更加肯定了眼前这个人自己绝对在哪里见过,特别是这双眼睛,印象格外深刻。

似乎是察觉出吴羽策的困惑,李轩伸手在吴羽策面前一晃,“吴老师你怎么了?”

“没事,”吴羽策赶紧回神,“那有什么事可以去隔壁找我,我在数学组办公室。”说着,吴羽策就准备回自己办公室备课去了,转身时突然想起点事,“对了,李老师,这个班语文成绩挺看不过去的,辛苦你待了。”

李轩拿出那份成绩表,语文平均成绩89分……还真是看不过去啊,连及格线都差着一分。李轩放下成绩表,抬眼看了看那个清瘦的背影,嘴角勾起一个完美的弧度。

吴羽策刚一回到办公室,方锐就神经兮兮的凑了上来,“你去找人家李老师了,说了没?”

“说什么?”吴羽策瞥了方锐一眼,拿出备课本,看看下节课要讲的内容,一副“我要工作了没事别打扰我”的样子。方锐还以为吴羽策没理解自己话的意思,悄悄的补充了一句,“就是你好像在哪儿见过他啊。”

“方锐,”吴羽策深呼吸了一下,按耐住想要把身边这个人丢出去的冲动,“你还有五分钟就该上课了。”特别冷酷一点情面都不给。方锐一看表吓了一跳,手忙脚乱的收拾好了讲课要用的资料就冲出了办公室。

吴羽策的数学课是在第三节课,正是容易打盹犯困的时间段。但是讲台下面的学生没有一个犯困的,都抬着头求知若渴的表情,跟着吴羽策的思路来理解空间几何。为什么没有犯困的?因为吴羽策老师讲的实在是生动有趣,那些乱七八糟的公式和证明都变得超级好理解。等到第四节语文课的时候,大家十分不给新来的李老师面子,刚一打上课铃,连李轩的自我介绍都没听完就倒在桌上睡去了。

李轩站在讲台上摇了摇头,把摊开的课本合上,“这真是春困秋乏夏打盹啊,你们上节课上的什么?”

没有睡着的学生听了这话一脸怀疑的看着李轩,明明你刚才来的时候还和我们吴老师打了招呼,你难道不知道吴老师是教数学的么,差评!

“数学。”有气无力参差不齐的声音响起。

“数学啊,是不是你们数学老师讲课超级催眠,但是脾气又不好你们都不敢睡,所以在这节课上统统睡去了?”李轩饶有趣味的问着,然后就见证了什么叫秒复活,刚刚还要死不死的现下全部都精神了。

“我们吴老师讲课超级好的!”

“脾气也好!”

“还那么帅气!”

“老师你不知道就别乱说啊!”

听着这群学生七嘴八舌的为吴老师打抱不平,李轩摊了摊手,“但是你们这个精神状态,我只能认为是你们深爱的数学老师的问题了。”语气很是无辜,但是一字一句却又很直接。

学生很是不服气,但是为了维护深爱的吴老师,都个个睁着眼睛“深情”的看着李轩,表示自己一点都不困。

李轩看着学生的态度,觉得还是有必要让学生们认识到语文课的重要性,“好,你们是理科班吧,现在我们来玩一个有趣的游戏,来用数学逻辑论证法证明语文的必要性。”听李轩这么一说,学生们还真来了兴趣,看着李轩在黑板上写下了“语文”“理科”这些字。

后门站着的吴羽策看到这里,对这个新来的语文老师充满了欣赏,还真是一个厉害的人啊,用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推理证明了语文的必要性,逻辑严谨的很挑战理科生的思维啊。吴羽策看着这群学生彻底折服在李轩的魅力之下,笑了笑,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李轩的独特个人魅力在教学中逐渐凸显出来了,他讲课并不会逮着书本死啃,而是活学活用特别的涨姿势啊,什么“肉夹馍”不仅是倒装句还是省略句啊,苏轼写赤壁赋太寂寞了精分成了两个人啊,李贺被称为诗鬼并不是他死得早啊,最后一个是什么鬼。总之现在整个13班的学生越来越期待上语文课了,完全不会觉得枯燥。

两个来月就把高二13班的语文平均成绩提高了二十多分,简直牛逼啊!吴羽策在看到成绩单的时候都被吓了一跳,语文成绩的提高连带着班级在全校排名都上升了。

方锐没有带着班,但是看到吴羽策班级成绩也着实吃了一惊,“这不科学!”他仿佛看到一堆长着翅膀的奖金飞啊飞的飞进了吴羽策的口袋里。

吴羽策冷静的收好了成绩单,“这个李轩还真是不简单啊。”

“那必须啊,学校可是重金聘请来的呢,”方锐坐在一旁的办公桌前批改着作业,“吴女士,你不是说感觉在哪儿见过李老师么?”

“对,”吴羽策闭上了眼睛揉了揉太阳穴,“但是我隐约记得好像是我上大学的时候了。”吴羽策现在也不怎么确定了,再说了李轩那张大众帅哥脸,搞不好啊就是记错了。

今天晚上没有数学自习,吴羽策告诉课代表晚上的数学作业后,就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了。现在已是十一月份了,虽然不冷,一件毛衫也顶不住了。吴羽策骑着自行车脑子里考虑着晚上要吃什么。一阵小风吹过,不算很冷,也激出一层鸡皮疙瘩了。

吃羊肉泡馍吧,暖暖的一碗下去,也舒服。

吴羽策这么合计着,在快到小区的时候,拐进了一个小巷子里,那里有一家味道挺正宗的羊肉泡馍。停好自行车,吴羽策推门进去,还没坐下,就看到小店靠窗户的位置上,坐着一个人在掰馍。

是李轩。

“吴老师。”李轩听到声音抬头看到了吴羽策,吴羽策的头发有些稍长,骑车过来的,被风吹的有些凌乱。

“李老师,”吴羽策对李轩点了点头,走到了李轩那桌就坐了下来,“你也知道这家店?来一份羊肉泡馍。”最后一句话是对着老板说的。

李轩手中动作没停,“这西安好吃的羊肉泡馍没几家,这里还是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吴羽策瞧他掰馍的动作很专业,掰下的馍块也很讲究,大小适中。

“您是自己掰馍还是我们来?”老板问了吴羽策一声,吴羽策看着李轩掰的挺开心的,就说,“我自己来。”

“好嘞!”

一个空碗和一大块馍端了上来,吴羽策洗干净了手,就和李轩面对面开始掰馍。吴羽策虽然是西安人,但是这掰馍的手艺确实不咋地,以前他嫌弃这羊肉膻气太重,也不怎么吃,大学时候考出了省,离羊肉泡馍这东西就更远了,现在开始吃的原因挺搞笑的,他在快毕业的时候,在外地吃到了一份特美味的羊肉泡馍,彻底被征服了。再回西安,找了好些店,也不如大学那家好吃。

掰馍也是力气活,没一会儿吴羽策就感觉手臂酸痛了。碗里的馍块大的大小的小,真是不忍看。

“噗……”对面的李轩看了看吴羽策这边的惨状,忍不住笑了,“吴老师不是西安人么?”

吴羽策面无表情的哼了一声,“不,只是我不爱弄这玩意。”

“我来帮你吧。”李轩掰完自己的馍,就拿过吴羽策的继续掰,“这掰馍也讲究的,以前的老西安人最喜欢的就是做这个,一边掰馍一边说着话,掰完了也和周边人熟了,一碗羊肉泡馍下肚,通体舒服。只不过现在还会这样的太少了。”

李轩微低着头,手上动作也快,睫毛在灯光下映着,在眼睑形成了一小块阴影。那种感觉更清晰了,吴羽策现在敢打保票,他绝对在哪里和李轩见过。

“李老师不愧是教语文的。”吴羽策笑着。

“哪儿啊,我就是喜欢这个,”李轩听见吴羽策的话,眨了眨眼睛,“不过我敢说这家店做的羊肉泡馍肯定没我做的好吃,因为爱吃,好多西安小吃我都会弄。”

“李老师还会做饭?”吴羽策吃惊道。

李轩被吴羽策的表情逗笑了,很快收了表情,认真说道,“我可是在纽伊斯特学过的,有机会一定让你尝尝我的手艺。”纽伊斯特……吴羽策反应了半天,擦,新东方?!然后吴羽策再看向李轩的时候,满脑子都是电视上那个广告词——姐~遇到新东方的厨师就嫁了吧。



TBC

评论
热度 ( 98 )

© 落星河✩阿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