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星河✩阿蓉

目前全職一直線﹝主喻黃/周翔,還有王昊﹞,忙碌的高中生活也不能阻止我發廚!!
覺得好看的就會按個讚支持,很煩不要打我

不太會說話,如果冷場純屬不可抗力自然現象

最後,興趣是蒐集各種錢幣!!

狐里狐兔(end)

简傲



孙翔被自己老爹软禁了。

门口有好几个孙桓的亲卫在巡逻守着他,他只能在自己院子里活动,不能出院门。他想要什么,说一声都有人送来。估计也是孙桓的意思,没有一个人来看他。

孙翔没有想过闹,也没有想过跑,整天待在房里,偶尔出来练练枪,跟个没事人一样。他明白这是一场持久战,他与孙桓谁先沉不住气,谁就输了。

他在房间里大部分时候都在睡觉,醒的时候就会想想周泽楷。这都几个月了,他应该迎娶了那两只红狐吧?也不懂周泽楷是怎么想的,家里安排的联姻,让他娶谁他就毫无意见地娶了,这个软蛋。

孙翔气呼呼地哼了一声,一点志气都没有。

他觉得有些沮丧,周泽楷大婚,肯定会宴请很多人。但他去不了,玉兔族也肯定不会被邀请,因为两族关系不好,不然九尾狐的族长也不敢对他下手了。孙翔想,周泽楷穿喜服肯定很好看吧,他没看过周泽楷穿红色的衣服。

可惜他看不到。这是周泽楷为其他女人穿的。

不行了,再想他都快哭了。孙翔打了个呵欠,准备上床去看会儿他以前买的喜剧话本儿缓解下情绪。窗户那边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他猛地转过身,手臂一晃,却邪已经凝在掌心,矛尖直指来人的咽喉:“谁?!”

“小声点!…”没想到是孙宇。他刚躲过侍从从窗户翻过来,差点自己扑到却邪上面去,把他惊得脸都白了。他瞪了孙翔一眼:“好心偷偷来看你,还差点被你戳死。”

孙翔哼一声收了武器,语气生硬地说:“谁要你看我了。”

孙宇没管他的别扭样,说:“爹明天就要去参加天界一个什么紧急商议了,这几个月都不会回来,你要是还不认错,那就还得再被关上几个月。”

孙翔淡淡地答了一声:“哦。”

孙宇默默看了他一会儿,眼神复杂,弄得孙翔浑身发紧:“孙宇你到底干嘛?”

“……哎,”孙宇拉过凳子坐下来,语重心长地说,“其实你何苦和爹争执呢?爹有多疼你你也知道,就算是逼你为了我族发展与她们成亲,那两个女孩儿也是千挑万选的好口碑,好脾气,以后绝对是你的贤内助。”

“……”孙翔无言,半晌幻化出却邪指向他:“滚出去。”

“有话好好说,别动不动就出手。”孙宇毫不在意地拨开矛尖,“你和哥聊聊吧,为什么执意不听话呢?”

孙翔抿了抿唇,最后坐到了自己床上,闷闷地说:“我这辈子,只想跟自己爱的人过。”

“感情是可以培养的。”

“我不觉得。”孙翔很不耐烦,“传宗接代,稳固外交,这些不都有你们吗?我爹这么多儿子,干嘛老赖着我?哼,实在不行,他这么生,让他再生个一打不就行了。”

孙宇吹胡子瞪眼:“这种话你都敢说!小心被听到了,老爹揍死你。”

“他真要我死,我也没办法的。”孙翔冷冷瞥他一眼,毫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如果你只想和我说这个的话,那你还是走吧。一会儿爹发现你跑过来找我,小心你也被关几个月。”

孙宇站起来,欲言又止,最后说了句:“我们和九尾狐一族,百代水火不容。”说完,又从窗户出去了。

孙翔盯着他离开的方向看了会儿,默默地更衣躺下。


离这次短暂的谈话不过几天,孙宇又跑来找孙翔了。不过这次孙翔正在睡觉,大门“啪”地一声被推开,孙宇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孙翔还没睡醒,翻个身两眼迷蒙地看着孙宇把门关上他才清醒一些。他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撑起上身问了句:“你怎么从大门进来了……”门口不是有侍卫么?

“不用管这些。”孙宇潇洒地往凳子上一坐,“我这儿有点周泽楷的消息,你要不要听啊?”

“……?!”孙翔瞪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

他一颗心咚咚咚地开始狂跳,那可是周泽楷的消息;但如果自己表现得太急切的话,会不会让孙宇怀疑他啊?孙翔又纠结起来了,孙宇一直都怀疑自己不愿意成亲是因为周泽楷,如果他知道了自己……

他思考了一会儿,怀疑地说:“等等,孙宇,你是不是有求于我?”

孙宇正气凛然:“怎么会呢!”

孙翔说:“是你说我和周泽楷水火不容的,又怎么会那么好心地来告诉我他的消息?”

孙宇苦口婆心:“所以才需要你去当第一人,开创兔狐友好关系的新纪元呀。”

孙翔:“……”

孙宇看着孙翔两个眼珠子咕噜噜地转,咳了一声,把手伸出来,拇指食指搓了搓。

“……”看着这熟悉的不要脸的动作,孙翔呸了一声,脸色黑沉地从枕头底下摸了几个金铢扔给孙宇。

“少点了吧?”孙宇伸手把金铢抓住,意犹未尽,“这可是周泽楷的消息啊,你哥哥我冒着生命危险去给你打听的。”

孙翔咬牙切齿:“孙宇!你不要得寸进尺!”那都是他的私房钱了!

“好吧好吧。”孙宇把金铢收好,说,“周泽楷为了找你闹得很大,妖界人界都翻遍了,还想擅闯九重天,被天兵打了下来,受了重伤。”

孙翔愣了一下,一拍大腿,着急地说:“他怎么那么傻!我,我怎么会在天界呢!哎,这蠢狐狸……”

孙宇呵呵地笑:“擅闯天界就是前两天我来找你时发生的事。”

孙翔一听,又想起来什么了,抬头问:“那,他……他,不成亲吗?”

“人家那么喜欢你,成什么亲啊。”孙宇朝他挑眉,“他还敢来嘉世找你呢。”

“嗯?!”孙翔吃了一惊,“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周泽楷还敢来嘉世?虽然九尾狐一族的个人战斗力很强,但嘉世可是兔子窝,他再厉害,双拳也难敌四手的。何况,刚才孙宇说他还被天兵打伤了……

“什么时候,”孙宇悠闲地吃着不知哪儿摸出来的琥珀核桃仁,“现在啊。”


孙翔急匆匆穿好衣服冲出去的时候,已经没空去和孙宇计较金铢的事儿了。院子里空无一人,远处有喧哗声传来,各类法术的光芒交相辉映。

他跃上天空,几乎是用自己平生最快的速度朝那边冲过去。跑得近了,有一些外围的弱小族人看到他,向他打招呼,孙翔都没有理。

他看到了在光芒的最中央被众人团团困住的那只白狐,浑身沾满了血,身边有一层微弱的光罩随着他躲避的动作保护着他,替他化去大部分的攻击。

孙翔张着嘴,他想喊一声住手,又觉得好像有一口血堵在自己喉咙里出不了声,只能在乱糟糟的兔群里穿梭,极力向中间扑去。越靠近中心,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了他,因为害怕误伤而停止了动作。他旁边都是众人的呼唤声,有人冲上来想要拉住他;但孙翔只看得见那只绕着金光、伤痕累累的九尾狐,狐狸也慢慢抬起头来,两只熟悉的漆黑眼珠看向他,里面迸发出光彩。

无数声音从耳边飞逝而过,孙翔闯过去,把周泽楷拽进了怀里。

此时,攻击全都停了下来,族人们不知道孙翔为什么会跑出来救这只狐狸。做了太久的敌对方,九尾狐族人闯进来时,他们第一反应都是攻击。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这只年轻的狐狸明明修为很高却不反击,但以防万一,他们都下了死手。

周泽楷的灵力都用来撑防护罩了,没办法维持人形。孙翔探了探他身上的伤,狐狸直起身来,温顺地把头挨到他脸上,伸舌舔了舔孙翔的嘴角。

这是他第一次以人形面对周泽楷的原身,温热潮湿的触感让孙翔鼻子发酸。害怕碰到他伤口,他不敢把周泽楷抱得太紧,眼泪流出来,噼里啪啦顺着他下巴颌往下掉。周泽楷给他舐了,还安抚地抬爪拍拍他手臂,低声说:“我没事。”

“对不起。”孙翔哭得一塌糊涂,任由周泽楷舔得他满脸都是口水,语无伦次地说,“我不知道你会来找我……你,你来找我干什么呢?我走了没告诉你,就是不要你了,你不该来找我……”

周泽楷无奈,他身上伤口还在流血,结果孙翔哭得太用心,一边哭一边还断断续续地唠叨,完全忽略了这个事。越来越多的人围了过来,有地位稍高的长辈开始讨论,最后孙翔的大伯站出来:“孙翔,这九尾狐……”

孙翔仿佛没听到,还在蹭着狐狸的脸自顾自地说话:“嘉世可是兔子窝,你为什么要来?周泽楷你是不是傻?……”

周泽楷浑身都疼,失血过多开始让他有些头晕,他忍不住打断孙翔:“先给我……止血……”

“啊,对!”孙翔这才恍然大悟,脚尖一点,抛开众人冲上了天空,几下就没有身影,留下一群兔子莫名其妙地面面相觑。

孙翔回了他房间,直接把门闩了,再把周泽楷放到床上,跑去给他找药。好在周泽楷那个防护罩是他爹给他的救命法宝,周泽楷自己躲得又快,大多血都是动作太大导致旧伤口裂开流的,估计这就是之前天兵留下的伤了。

孙翔心疼得不行,先用热水帮周泽楷把伤口擦干净,再上药止血。狐狸雪白的毛被染成了大片的红,一撮一撮地被血粘在一起。他一边擦一边掉眼泪,背后擦完了,周泽楷自觉地翻过身去,将柔软的肚子朝孙翔露出来。

对所有的动物来说,肚子永远是最私密的地方。一看周泽楷这个动作,孙翔哭得更厉害了:“你肚子给我看干嘛,不怕我一手抓下去你就没命啊?”

周泽楷眯起眼睛朝他咧了咧嘴,虚弱又肯定地说:“你不会。”

“……”孙翔又说,“你不该来的,我俩……唉,水火不容。”

周泽楷只是摇了摇头。

后来两人都没有再说话。孙翔的院子是孙桓走之前说了任何情况都不许人进的,所以赶来的人们只能围在外面。他们担心孙翔被狐狸欺负,孙翔没办法,只好出去解释说周泽楷是自己的朋友,再三保证自己不会有事,才将族人们都打发了。


四周安静下来,孙翔回到床边时,周泽楷累极,已经趴在床上睡着了。他肚子受的伤比较少,但不能有大动作,孙翔小心翼翼地把他往床里抱了点,自己也和衣侧着身躺下。

等他被饿醒的时候,周泽楷已经醒了不知道多久了,正张着一对黑溜溜的狐狸眼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对方看着他睁开眼,撒娇一样把头靠上他胸口蹭了蹭。孙翔伸手摸他的头,周泽楷就低眉顺眼地摆着脑袋摩擦他手心。

原来养宠物是这种感觉。孙翔想,摸起来挺舒服的,难怪周泽楷那么喜欢摸他。

“孙翔。”狐狸开口唤了他一声。

“啊?”孙翔回过神来,埋头看向他。

周泽楷抬头冲他傻笑一个,再把头放回他胸口:“找到你……太好了。”

孙翔觉得自己鼻子又酸了:“你……我不会跟你去轮回的。”

“不用。”

“你没成亲吗?”

“嗯。”

“为什么?”

“……”

周泽楷的头动了动。他有些害羞,小声说:“……你。”

“?”孙翔没听清,他手无意识地摩挲着周泽楷头上短短的毛,说,“什么啊,总不会是因为我吧?不行的,周泽楷,你得回去成亲啊。”

周泽楷觉得很委屈:“你很想我娶她们?”

“不想。”孙翔说,“可是我也没理由让你不娶啊。”

周泽楷眨了眨眼睛,湿漉漉地看着孙翔:“我娶你,行吗。”

“……呵。”孙翔嗤了一声,“我可是公兔子,你把我弄回去吃了还差不多。”

周泽楷立刻举爪保证:“绝对不吃你。”

“好吧,”孙翔抱着他站起来,又小心翼翼地把他放到旁边,“我饿了,去找点东西吃。你要吗?虽然嘉世只有素菜。”他朝周泽楷比划了两下,“你知道的,兔子不吃肉。”

周泽楷没答话,但他后腿刚碰到床,又立刻张开前臂抱住孙翔的大腿,抬头看着他。孙翔动了下,周泽楷皱起眉头呜咽两声,眼睛跟蒙上一层水膜一样,孙翔一惊,还以为碰到他的伤了,连忙捞着周泽楷胳肢窝把他抱了起来:“碰到你了?”

“没……”周泽楷朝他肩膀上扑,把头埋进他颈窝里乱蹭,“想跟着你。”

孙翔顿时就心软了,周泽楷撒娇简直是他的必杀技,孙翔感觉周泽楷现在就算让他杀只兔子给他吃,他也会毫不犹豫就去了。他拍拍周泽楷的背,抱着他悄悄摸进厨房,拿了几盘小菜,又端了一盅汤,再悄悄摸回屋里。

周泽楷疑惑:“……为什么要悄悄拿?”

孙翔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拿着筷子,自己吃一口给周泽楷喂一口,漫不经心地说:“我爹逼我成亲,我不答应,他就不准我出门。”

“……”狐狸看他的眼神里充满了同情与同病相怜。

“倒是你,你干嘛往天界跑?”孙翔问,“我哪儿能去那种地方。”

“之前,他们说你没在这里。”周泽楷可怜兮兮地歪头看他,“我找不到你……只有天界没去过了。”

孙翔内疚死了,他俯身抱了抱周泽楷,轻声说了句:“对不起。”

周泽楷眯起眼睛,心情甚好地伸舌从他嘴上舔过去,说:“那,嫁我?”

孙翔拒绝:“不,我娶你。”

他想了想,又加了一句:“等我爹回来我就告诉他。”

“呵……”狐狸坐直身体,蓬松的尾巴微微摇动,昭示着他的好心情,“不怕?”

“怕什么?”孙翔反问道,“有你和我在一起,不是吗?”


END.


评论
热度 ( 231 )

© 落星河✩阿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