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星河✩阿蓉

目前全職一直線﹝主喻黃/周翔,還有王昊﹞,忙碌的高中生活也不能阻止我發廚!!
覺得好看的就會按個讚支持,很煩不要打我

不太會說話,如果冷場純屬不可抗力自然現象

最後,興趣是蒐集各種錢幣!!

【周翔】校园七不思议(19)

務必he啊QAQQQ

麻辣香串儿

重写了一下上一章最后的一小部分
————————————
我靠。有那么一瞬间,孙翔在脑子里迟疑着、无力地反驳道。骗人的……吧。
一开始探索怪谈,是抱着要挽救班上的小鬼们的想法,到后来,那种想法变成了要把周泽楷从这里拯救的信念。
而叶修的话不留情面地告诉他,他的想法有多可笑。
孙翔突然想起曾经在钟楼顶端、一手徒劳地扯着同学的校服,一手拼命抓着栏杆的周泽楷。
那是种怎样的绝望啊?以为自己至少可以救到谁,最后却把自己的生命也搭进去了。周泽楷是这样,孙翔也是这样。是不是所有自以为可以做救世主的人,最后都要像个笑话一样死去啊?

窸窸窣窣的不明声响越来越近,像是隔着他们两人倚靠的教室门从外面滑过。孙翔听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下意识往里面蹭了蹭,尽量离门远一点。
然后那阵让人不安的响动就在教室的前门门口停下了。
“怎么办?”孙翔问,“他是不是要进来了?”
叶修往墙边又退了退,没回答他。呲啦呲啦的电流声在教室前端响起,悬挂在天花板上的巨大投影幕布闪了几下,被打开了。
画面是黑白的,有点摇晃,就像是一个正在行走着的人的主视角。背景是他们学校的走廊,再熟悉不过的地方,却因为黑白的颜色而给人一种恐怖感。
“这是周泽楷的主视角吧?”叶修说,“都成这样了,还想给我们看什么啊?”
是周泽楷的主视角。但是比起之前孙翔看到的周泽楷的梦境,这时的画面更暗也更压抑。
这是变成了厉鬼之后,周泽楷心中最黑暗的记忆,不是站在教学楼的楼顶被即将死去的男生冷嘲热讽,而只是像他们曾经的每一天一样,行走在这条走廊上。
窃窃私语的声音更响了。依稀可以听到一点断断续续的谈话内容,有的关于周泽楷,有的与他无关。而这些谈话,从头到尾都没有周泽楷本人的加入。
“叶修,”孙翔皱着眉说,“你有没有一种感觉?”
“是孤独吧。”叶修小声说。
死之后是,死之前也是。
他从来不擅长表达,慢慢的也就没有人试图去听他的意思,人们总是喜欢把他围在中间,就好像只要和他无比熟稔就能够沾上一点他的光芒。但是透明的结界却始终存在着。所以哪怕是在周泽楷最后的那点回忆里,那些人的脸,他都没法好好记住。所以哪怕是周泽楷死去之后,他还是从医院的病床上爬起来,机械地走回了学校,机械地继续过着一天又一天——那和他死之前的大多数时间,也并没有太多不同。
说不上是谁对谁错。可能看上去这些都是他咎由自取的寂寞,但是能理解他的人一个离他太远,另一个,出现得太晚了。
所以他只能在这种沉默中慢慢崩溃。

私语声响成一片,从几个人的小声交谈,到声音嘈杂得听不清它们所说的内容,再到交谈声混合成噪音,像是成千上万个人同时发出低哑而无意义的呻吟声,音调逐渐扭曲拔高,随之扭曲的是画面中黑白的走廊。也正是因为身为一个教师,数年来都要行走于这条再熟悉不过的走廊里,这样的旋转和扭曲就更让人觉得恐怖和头晕目眩。
孙翔从来不知道听着数不清的人同时扯着嗓子叫也是一种如此可怕的折磨。
他捂着耳朵,但仍旧阻止不了声音从指缝里钻过然后切割着痛苦不堪的耳膜,比感官更明显的是那种声音对精神的影响。孙翔抬起头看着屏幕里旋转扭曲着的画面,两行眼泪控制不住地从眼眶中溢出来。
“周……周泽楷……”
他比叶修更了解周泽楷,也更明白周泽楷所经历的一切。所以在这样的场景下,他也就比叶修更先一步,与周泽楷一起崩溃了。
孙翔慢慢松开了捂住自己耳朵的手。
他爬起来去推身边的教室后门,叶修连忙从后面一把拉住他,“你去哪?你疯了!?”
“放开我吧。”孙翔说,“我出去找他。”
“去什么啊去?”叶修的声音混在数不清的哭喊和尖叫声中间,声音对人的感染力是巨大的,这让他劝解的力度显得这么微乎其微,“天马上就要亮了,只要能熬到天亮,他应该就能自己消失了……孙翔,别放弃。”
可是如果只要不放弃就可以得到救赎,他们三个怎么可能还会落到这样绝望的境地啊?如果孙翔可以在中途放弃他那拯救世界、拯救周泽楷的幼稚想法,可能这个时候他和周泽楷就只是一出人鬼殊途的普通悲剧,总有一天可以心安理得地把彼此放下,从此各自有各自的路要走。
孙翔只希望他现在选择了妥协,还不至于太晚。
至少这样做,他可以救叶修。
“对不起啊……把你从床上拉起来了。”孙翔说,“你还真是挺没用的,所以你还是回去睡觉吧。”
“那你呢?”
“我可以陪着周泽楷啊。”孙翔拧开了门把手,“这不是挺好的吗?”

走廊果然是变得和屏幕中一样扭曲了,孙翔走了两步,觉得自己要是从这里垂直着走到楼梯旁边,估计都能把他自己给走吐了。他索性就没往那边走。
他想起来第一次见到周泽楷的时候,他就像是这个学校里曾经的很多学生一样,经历了校园中的一大怪谈,被困在嘉世楼里怎么也走不出去。
情急之下他狠狠心打开窗户就要往下跳。这时候一个英俊得让他超不服气的少年把他拦住了。
“不能跳,会死。”少年当时简短地解释了一句,然后把自己的手朝他伸过来,“我带你出去。”
孙翔把手放在他掌心里,他的皮肤冰凉。
可是这一次,周泽楷已经不会救他了。孙翔自己走不出这座教学楼,所以他只好自降身份主动去找周泽楷。
可能是在生死的边缘,人们老是相爱得特别快。孙翔觉得,即使周泽楷已经连个招呼都不打就先一步离开他了,但是他作为老师,他不能跟小孩子计较。他爱上了周泽楷,就要在哪怕周泽楷变成了厉鬼之后都始终坚持着这种爱。他答应了要留在这所学校里陪着周泽楷,那就要真的留在这个学校里永远都不离开。
也不是多难的事啊。换做叶修大概会替他觉得特别特别不划算吧,可他是孙翔。
孙翔推开窗户,窗外还和前一天他被困住的那个晚上一样,一片雾蒙蒙的什么都看不清楚。
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撕开浓雾跳了进去。
学校的楼梯走不到头,果然哪怕是跳出了窗户也没法到达那个遥远的地面。孙翔感觉自己被一双冰凉的手拉扯拥抱着,然后彻底被那片白茫茫的雾气吞没了。

一直回响着的噪音尽数消失,叶修从开着的窗户朝下面探头,教学楼下方的空地上空空荡荡,没有孙翔。
这个世界上,以后都不会再有孙翔了。

-TBC-

评论
热度 ( 211 )

© 落星河✩阿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