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星河✩阿蓉

目前全職一直線﹝主喻黃/周翔,還有王昊﹞,忙碌的高中生活也不能阻止我發廚!!
覺得好看的就會按個讚支持,很煩不要打我

不太會說話,如果冷場純屬不可抗力自然現象

最後,興趣是蒐集各種錢幣!!

【周翔】轮回企鹅馆里有只呆毛帝王鹅

甘州八声:

【周翔】轮回企鹅馆里有只呆毛帝王鹅


荣耀动物园paro 帝企鹅周X饲养员翔


我居然指染了这么纯洁的动物,真是罪过一桩啊.....


O__O"…


暑假的时候,有人给孙翔介绍了份动物园的兼职,当时孙翔心想自己也没有什么安排,看着给的薪酬还蛮好的,就答应了。


过去的时候,是一个带眼睛颇斯文叫江波涛的男人过去领他,孙翔在交谈当中得知,他是动物园企鹅馆的负责人,最近那边比较忙就让他先过去那边帮忙。


他们从工作人员通道进去,首先去了准备室。


“轮回馆里边最大的特色就是有一群帝企鹅,很受游客欢迎,等等我就带你过去看。”


江波涛说着递过工作服,让他先换上,然后才领他进去企鹅的生活区。


馆里边为了更好营造出适合帝王企鹅生活的环境,温度调得非常低,尽管身上逼穿了加厚保暖的工作服,孙翔刚进去馆内就感觉一阵冷,馆内的设计以蓝白冷色调为主,馆内有一群黑白企鹅,和普通企鹅不同的是,耳后到脖子部分有橘黄色的羽毛,看起看来特别形象。


孙翔第一次看到真正的帝企鹅,觉得跟新鲜,就靠着护栏观察起来。


“小孙,看见边上个头比较大的那只没?”江波涛伸手将企鹅群里边的一只指给孙翔看。“那是小周,是馆里边最帅的头领企鹅。”


“哈?”在孙翔看来,每只企鹅长得其实都差不多,很难看出差别。他认真的把江波涛指的那只所谓最帅的企鹅,除了个头比较大,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难道是因为头顶上有簇呆毛,所以比较帅?


那只被指明的企鹅似乎察觉到这边有人议论他,歪着脑袋往这边瞧,不知为什么,孙翔总觉得那只呆毛企鹅一双黑漆漆的眼睛往他身上看,觉得有些不自在。


在他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倒是那只企鹅主动伸着小短腿一歪一扭的往这边来了,就停在了孙翔跟前,伸着脖子看他。


“难得小周对第一次见的人这么热情,他平时可是什么时都打不起兴致。”江波涛在一边笑着说。“小孙,你不就不给点反应么?”


听这语气,自己还得为这企鹅给自己面子而倍感荣幸咯,孙翔有些无语,不过还是脱了手套,弯腰伸手去摸站自个儿跟前的呆毛企鹅,企鹅歪了头把耳后一块儿蹭孙翔手,怎么说呢,企鹅光溜防水的羽毛摸起来的触感很特别,跟家里边的小猫小狗摸起来都不同。


工作这几天,孙翔觉得一对对的帝企鹅站一块儿亲密的样子特别好看,耳侧脖子互相蹭蹭,互相亲昵的啄理羽毛,相对站着的时候,两只弯了脖子头顶相互蹭一块儿,正好洪成心形。


相对的,周泽楷一个人站在一边就显得格外形单影只。这事孙翔挺介意的,后来馆里头的兽医方明华告诉他,其实周泽楷去年就成年了,可一只就没找着配偶。


“你们不是说他是里头最帅的企鹅么,怎么会没有母企鹅喜欢他?”孙翔问。


“不是这样,喜欢小周的母企鹅可多了,可小周好像对她们都不怎么感兴趣,然后我们也没有办法,就这么一直单着了。”


也许是出于一种单身狗的同病相怜的感情,孙翔平时特别关照周泽楷,在他看来其实周泽楷也没有其他人说起来那么性格内向,至少相处的这些天,这只呆毛帝企鹅总跟在他后面。


孙翔不过是清理房舍,喂食,后边总黏了只帝企鹅,他没事干着活的时候也喜欢说说话,不过也就他自言自语,周泽楷也没办法应他就是,不过孙翔也不是很在意。


其实孙翔觉得周泽楷还是有自己的脾气,在说话的时候,有些话题他就不是很喜欢,比如说,当孙翔聊到自己以前的女朋友,或者是系里边的漂亮女生,周泽楷就会默默扭头走开。


孙翔觉得聊这种话题肯定是戳到了这只呆毛企鹅的伤心之处了,所以后来都有意识避免说到这些。


孙翔今天和周泽楷讲的是一个叫做《Lost And Found》的动画短片,故事的主角是一个男孩和一只企鹅,企鹅很黏人,男孩起初很嫌弃很想甩掉这只包袱。但当将企鹅送回南极以后,男孩才笨拙的发现他不舍得,划船回去在千千万万只企鹅找自己的那只企鹅,而此时此刻他所找的那只企鹅,正乘着男孩送他的伞去找男孩,他们差点就这么失之交臂了。


幸好,最好同样孤独的他们找到了彼此。正如电影当中说的,也许有些人不是丢了,但是他真的很孤独,也许自己和他一样。孙翔还记得,男孩和企鹅最后那个拥抱的场景很感人。


“喂,周泽楷,要是你有天丢了记得站在原地等我。”孙翔说。“就算有多得吓死人的企鹅,翔哥也能把你从里头揪出来。”


孙翔不知道跟前这只企鹅能不能听明白自己说什么,蹲着的高度那双黑漆漆直直的瞧着自己,企鹅弯了脖子往他脸上蹭,滑溜带点凉意的触感。


“别蹭,怪痒痒的。”孙翔笑呵呵的伸手把往自己脸上蹭的企鹅挪开些,可对方不放弃,用喙亲昵的啄着孙翔的手指,他觉得周泽楷这么执着是想表达什么,可他愣是没弄明白。


轮回馆里边其他人似乎都不约而同的有事,于是就让孙翔最后锁门,工作服斗换下来了,才发现自己手机漏馆里头了,不过也就回去拿个东西,孙翔就直接穿着自己便服进去。


身上就穿着件薄薄的长袖连帽衫水仔裤,孙翔冷得直哆嗦,拿了手机就想赶紧有人,没想发现馆门锁住了。


狗血八点档告诉我们,这个时候通常主角身上的所有通讯设施都会不约而同的坏掉的,孙翔看着一格信号也没有的手机觉得内心是崩溃的,人起码还有个娇羞的软妹抱在怀里,他这边只有一堆企鹅。


孙翔冷得有些受不了,就靠着护栏注意,死死盯着手里边的手机,盼着信号格亮起来。


特别冷的环境,人体很容易进去休眠状态,没过多久,孙翔就感觉自己的意识开始模糊起来了,有只温暖的手拍自己的脸。


“孙翔……”


眼前的眼睛是黑色的,温和而沉静,很熟悉,自己常常对着这双眼睛近似乎自言自语的说话,嘴里不近思考就吐出个名字。


“周泽楷。”肯定的,不带疑问的。


“是。”


眼前这个陌生的俊美青年点了头,笑着应答孙翔的呼唤,似乎很高兴孙翔像说过的一样一眼就可以认出自己来。


周泽楷挨着孙翔边上坐了下来,把身上批着的毛皮大衣笼两人身上,外衣很大,两人待里头也不挤,刚刚那会儿冷得不行,没注意,周泽楷人形时里头是衬衫,外头黑色大衣,依旧黑白配,真不愧是企鹅出身。


每天朝夕相处的企鹅突然变成人,这事怎么看都真实,孙翔伸手摸那人1的脸,想看看是不是真的。周泽楷像往常一般顺从的让孙翔摸,侧脸蹭蹭他手心儿,张嘴亲昵的啄咬他的手指,温润潮湿的舌尖扫过指缝。


平时特别平常的举动,这会儿再放两人,孙翔觉得自己脸上有些莫名的热度升起,有些局促的把手收了回来。


一个人尴尬,一个人喜欢不说话,两人之间沉默了会儿,还是孙翔先来的口。“周泽楷,那天我讲了那个故事以后,你是不是有什么要跟我说?”


“孙翔……”


“恩,什么?”


“喜欢你。”周泽楷黑亮的眼睛直视孙翔,坦诚的感情流露让人无法闪躲,使得这个缺乏主语的句子的意思简单明了。


“和我交配。”


前一秒小清新爱情片,下一秒就直接转台到动物世界了,这个剧情反转太快,孙翔表示当时他的内心其实是拒绝。


“周泽楷,你扒我衣服干嘛?”还没等他把事情想明白,人就压他身上了。


“交配。”


周泽楷在孙翔脸上亲了下,才稍稍抬起头看孙翔,黑漆漆的眼睛干净透亮。


喂喂,不要脸上一副无辜纯洁的表情,手上却在干这种事情好不好,孙翔内心复杂的吐槽。

评论
热度 ( 718 )

© 落星河✩阿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