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星河✩阿蓉

目前全職一直線﹝主喻黃/周翔,還有王昊﹞,忙碌的高中生活也不能阻止我發廚!!
覺得好看的就會按個讚支持,很煩不要打我

不太會說話,如果冷場純屬不可抗力自然現象

最後,興趣是蒐集各種錢幣!!

【周翔】病患A与病患B

麻辣香串儿:

之前拿来参孙翔中心本《vuelo libre》(大概是这样拼……)的文!混个更……
——————————

《病患A与病患B》

-1-
孙翔烦躁地退了游戏。生理性的困倦席卷上头脑,挂钟上显示的时间是凌晨两点半。
就这样凌晨两点半了。
孙翔第一次深刻地感觉到“浑浑噩噩”这个词的真正含义。打开电脑的时候他爸催他吃午饭,他应付了两声说等一下就去。再抬起头晚饭的时间都过了,接下来是被骂,毫不留情地指责当初吵闹着要去打游戏如今却落了个出局还不知道改悔又把自己卖去更遥远的S市,整天埋头在电脑前的失败人生究竟有什么意义。无法反驳,想着让我静静吧,静静就好。再抬起头竟然已经是两点半了。
烦躁之后是恐慌。
如果后半生都像现在这样,大概真的会像是很多文学作品里惺惺作态地感慨的,一不留神就已经到了行将就木的时候了吧。——这样的恐慌。

这样的情况是从嘉世在挑战赛上输给兴欣之后开始的。
时间像是被毫无节制地驱赶着,疯了一样的加快了速度。签完转会合同在家里休息的那几天,发着呆就可以飞快地度过十二小时。生活像被缩短成了九十分钟的影片,走马灯一样的现实让他一次次地措手不及。没有思考的时间,他只能踉踉跄跄地奔赴一个个新起点。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就好像世界把他推进了一个和旁人不同的时间线,然后看着他拼命挣扎奔跑,连用来惆怅的片刻都不肯施舍。
一昧地加速着,随时有可能在某个突兀的拐角撞毁。

-2-
新闻联播的提示音响起来的时候周泽楷把自己锁进房间里,关上灯,坐在黑暗中,尽力忽略脉搏,在心中默默开始读秒。
数到五千多秒的时候他终于听见房间外电视里的音乐声。周泽楷在黑暗里叹了口气。
手机短信提示音响了一下,是孙翔的信息,“我上了。”语气看上去特别不客气。
周泽楷盯着消息框中这个未来的新队友的名字。
接到转会通知之后孙翔和他联系了一下,大意是希望能在入队之前的这一段日子里稍微切磋几次,熟悉一下彼此的手法和套路,也方便日后的配合。周泽楷当然没意见,俩人各开了个小号就竞技场走起了。结果稍微切磋几次变成了每天都切磋。孙翔乐此不疲,周泽楷也觉得只有在和孙翔对战的时候时间才不会显得像以往那样漫长——这奇怪的现象是从刚刚进入夏休期开始的,他的时间被越拖越慢,滞涩感让人无比急躁,仿佛被置身于没有尽头的荒原。
他的时间在这个夏天失控。窗外是被拉长了的蝉鸣。
但所幸还有孙翔。周泽楷稍微打起了点精神,回了个“好”。

于是开电脑刷卡上游戏。
游戏载入时间久得让人发指。
一叶吱秋和一枪喘云俩萌萌哒的小号一见面就二话不说地缠斗到一起。神经不由自主地紧绷起来,周泽楷却在这种紧绷里偷偷松了口气。好像只有在这样高强度的交战中才能稍微忽略掉时间的错乱带给他的惶惑不安,指尖跳跃与光影交错之间是久违的畅快淋漓。
当然一天的时间对于现在的孙翔来说远远谈不上什么所谓“久违”,只是期待同样无可避免。最后一枪喘云小胜,对着并不存在的镜头摆着系统设定的poss,衣衫褴褛的一叶吱秋摇摇晃晃地趴下了,作心有不甘状一拳狠狠砸在地上。
孙翔“切”了一声,也不多说几句就退出了游戏。简单粗暴,进了就打,打完就退,根本没什么多余的交流。可即使如此,在他飞速流逝的时间里,周泽楷还是占据了很大的部分。……不,简直是太大太大的一部分了。
他急匆匆地退出游戏。他不敢回忆对战中出现的问题,更不敢想周泽楷。他怕他一旦开始想,就会在难以控制又难以揣测的、与周泽楷有关的复杂思绪里,不知不觉又将一整晚都耗过去。
而他不知道的是,远在S市的周泽楷,在他匆匆切出竞技场的这一小段时间里,已经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扑街在地上的装备简陋的小角色,用几秒钟的时间,出神了很久很久。

-3-
孙翔到S市的那天轮回全体成员跑到机场接机。
经历了一场极为短暂的航行。孙翔耳朵里塞着耳机,脸上架着墨镜,双肩背包里装着他并不算多的行李,皱着眉有点犯怵地看着那非常显眼的一大坨接机队伍。吴启非常兴奋地朝着正远远走来的孙翔挥了挥手,抓着周泽楷说:“队长你看啊那是孙翔耶!!!”
“干嘛啊吴启,”江波涛嘲笑他,“你又不是没见过。”
“不一样好吗!以前他是别人家战队的人,当然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如今成了我们的人了,简直越看越帅好吗!”
江波涛嘲笑他。
于是周泽楷也不由自主地跟着笑了,笑意长久地挂在脸上。他真的非常开心——视线里的孙翔由远及近,就好像是两个本就该在相同轨迹上行走的人被彼此吸引。从此以后就和他是队友了,可以和他站在同样的赛场上,面对同样的战斗,也接受同样的欢呼。
和他荣辱与共。

孙翔抬起头,看到对面的轮回队长看着他,露出对他来说转瞬即逝昙花一现的微笑。
他走近他们。

-4-
经理带着他们上车回俱乐部。江波涛拉着他介绍轮回的队员们给他认识,杜明狂喜乱舞,吴启笑而不语,吕泊远欲言又止,方明华闭目养神,周泽楷盯着孙翔发呆。车窗外的景物慢悠悠地掠过。孙翔坐立不安。
“轮回俱乐部有这么远!?都开了这么久了!”
“不远的啊。”江波涛笑眯眯地说,“现在也只是开了二十多分钟而已,小孙你是不是太紧张了?”
这还不远,我的二十多分钟对你们来说已经差不多是二百多分钟了……等等?“你刚才说,我们开了二十多分钟?”孙翔不可置信地确认道,“我们真的开了二十多分钟?!”
“对啊。”
这次……没有出现感知偏差。
对面一直安静地听着他们聊天的周泽楷突然一下子坐直身体。
“天……”孙翔热泪盈眶,“天啊……我的病有救了!!!”

整个车的人除了周泽楷都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孙翔。
而周泽楷则是用一种看病友的眼神看着孙翔。

孙翔的内心翻江倒海:卧槽持续了一个夏休期的时间差突然就不见了,为什么啊难道S市有什么神奇之处……不对啊那我在飞机上还有刚下飞机的时候也没觉得有什么变化啊似乎是从上了轮回的车时间才开始正常了……难道这辆车有什么问题吗还是车里有什么法宝,难道是轮回的这群队员有问题?……难道是司机???
周泽楷的内心翻江倒海:我这几天一直都和小江他们在一起可也没有什么改变,难道是这辆车有什么问题……不对我来接孙翔的时候也坐的是这辆车啊当时感觉坐了三个小时才到机场……看孙翔的样子他对时间的感知好像也出现了点儿问题……卧槽,难道是孙翔???
周泽楷看孙翔的眼神里带了一点意味深长的味道,还在细心观察司机的孙翔感受到周泽楷的目光,忍不住朝方明华身后缩了缩。

-5-
“江波涛,你出来一下。”
“诶,”江波涛有点惊讶,“叫我?”
孙翔表情严肃,“对,你出来。”
在江波涛看来孙翔就好像是在说“江波涛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我怎么了!!!!?江波涛的内心无比忐忑。
孙翔确认了轮回的车、轮回的经理和轮回的司机,然后把他们都排除了。第二天和轮回的众位队员在训练室进行磨合训练的时候他偷偷读了个秒,发现时间还是正常的。这么说有问题的人就在这个训练室里,那便一个一个排查吧。但他不太想叫周泽楷,因为之前在车上周泽楷的目光太过慑人……他害怕……所以他先叫了江波涛。
江波涛紧张地出来了,“小孙你要干什么……?”
“嘘,”孙翔看了一眼手表,“别说话。”
孙翔开始在心里默默读秒,读了三十秒之后他看了一下手表,艹,五分钟过去了。
“不是你。”孙翔皱眉道,“你走吧,把杜明帮我叫出来。”
江波涛:“……”你到底在干嘛!!!?
江波涛风中凌乱地回去了,“小明,翔翔叫你出去。”
“什么???”杜明很慌,“副队他刚才叫你出去干什么啊?”
“我也不知道啊……”江波涛的表情阴晴不定,“他看了一眼表,让我别说话,然后闭着眼睛每隔十秒钟数一个数,数了三十个数之后又看了眼表就把我放回来了,还说……还说,不是我。”
“啥?????”杜明不懂。这人什么毛病?之前在车上还激动地说自己的病有救了……现在看来应该是根本没救了才对吧!
但是不远处的周泽楷顿时就听懂了,他站起来说:“我去。”
杜明非常感动地看着给他解了围的队长。
周泽楷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推开训练室的门冲出去。这么说果然是孙翔。不知道为什么,周泽楷觉得那个人是孙翔真是太好了,比起自己在错乱的时间里终于能够得到解救,这一点更让他觉得自己无比幸运。大概是对于一直以来难分胜负的对手蓦然成为了并肩战斗的队友的那份惊喜,大概是才开始相处牵扯出的那三分钟热度,大概是始终只能隔着一个屏幕凝视的角色突然活生生地生活在了自己身边——无论是出于哪一种连他自己也解释不清的原因,总之,是孙翔真是太好了,好过他能够想到的任何一个人。
孙翔看到出来的是他一时间有点惊讶。周泽楷拉起孙翔的手腕,让他把腕上的手表举在两个人面前。
周泽楷说:“闭眼。”
孙翔下意识地闭上眼睛,周泽楷开始在他耳边读秒。
一。
二。
三。
四。
读秒声响起来的时候孙翔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因为极少听到他说话,所以孙翔从没意识到周泽楷的声音其实非常好听。而他读秒的速度……也和孙翔在心中默默读出来的,分毫不差地吻合着。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孙翔睁开眼睛。
周泽楷说:“是我。”
眼前的手表表盘上,秒针准确地绕过了半圈。

“……”
“……”
“…………”
江波涛莫名其妙,“你看我干什么?”
杜明说:“你不好奇吗!?”
“不,因为经历过,所以我一点也不想知道……
“可是我非常好奇!”杜明说,“不管你怎么想,反正我要出去看一下!”
江波涛耸耸肩表示队长不在我也懒得管你。
杜明立刻跳下椅子朝训练室外面走过去,正好听到孙翔一本正经地对周泽楷说:“那你以后千万不可以离开我……”
杜明虎躯一震,本来准备推开训练室门的手又飞快地缩了回去。
周泽楷思索了片刻,“那退役后……?”
“退役以后也不行啊!”孙翔急了,“不然我后半辈子怎么过啊?在这种现象消失以前,你一辈子也不能离开我!”
什、什么情况……
杜明咬着了自己的舌头。要是他没记错的话孙翔本来是要找他出去的,后来周泽楷替他顶下来去找了孙翔。这么说如果周泽楷没有去,这一番话就该是对着他说出来了!?
杜明真不知道该庆幸还是该悲哀……
门外周泽楷似乎是设想了一下在没有孙翔的前提下度过后半生的情况,郑重地对孙翔点点头说:“嗯。不离开你。”
杜明连滚带爬地回了训练室,“江副,不好了……”

-6-
虽然没有人相信杜明的转述,但是从那之后孙翔就真的和周泽楷混到了一起却是个不争的事实。整个轮回的人都想不明白,孙翔为什么会跟周泽楷混到一起呢,这两个人的性格根本就是两个极端吧?更重要的是,连江波涛都没有和周泽楷整天黏在一起过!为什么会是孙翔呢,孙翔根本就不懂周泽楷!
江波涛觉得自己难承厚爱。
因为他最近也越来越不懂周泽楷了!
他当然不会懂,因为他永远也不会想到,这两个人突然变得如此亲密只是因为,他们俩是病•友啊。
而这个时候病患A正在到处寻找病患B。
这天的训练结束后周泽楷被经理叫走商量事情,和孙翔说好要在经理室门口等他。孙翔蹲在经理室外面玩手机,恰巧杜明吴启方明华吕泊远大部队经过,看到他就随口打了个招呼,“翔翔在这干什么呢?”
孙翔也就随口说:“等周泽楷。”
杜明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
吴启于是也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
孙翔不明所以,“你们两个哦什么哦!”
四个人笑而不语。孙翔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脸腾地红了起来。
“靠!神经病!”孙翔被气跑了。
周泽楷在房间里感受到时间骤然减速,内心就是一句卧槽。
好不容易捱到出来周泽楷在俱乐部里找了一圈却怎么也找不到孙翔,问了一下江波涛,江波涛表示之前看到孙翔满脸通红地从三楼跑下来,好像是说了句要买夜宵就出去了。江波涛非常不懂,你买夜宵就买夜宵,你脸红什么……你要买的真的是我理解的那个夜宵吗……
周泽楷愁眉苦脸。
“小周你找他有事?”江波涛也不懂为什么孙翔出个门周泽楷就愁成这样,“不用太担心啦,应该很快就会回来了,要不你去楼下大厅等一等吧?”
周泽楷依旧很愁。孙翔就算很快就能回来,对他来说那也是很久很久啊!
“嗯……”他去摁电梯按钮,“我去一楼。”
江波涛目瞪口呆:你还真的下去啊!不就去个便利店吗你这么五脊六兽的还行不行了!
这群人一个两个的都怎么回事啊!

一楼大堂有张沙发和一个小茶几,茶几上堆着大包小包粉丝们寄来的零食,轮回的队员们一般从外面回来都会随手从茶几上拿一包带回楼上吃。
周泽楷坐在沙发里给孙翔打电话——虽然明白事实上孙翔也并没有去太久,用他自己的感知来衡量时间也挺无理取闹的,但他还是忍不住想打一个。
然后,“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妈的。
周泽楷瘫在沙发上,随手抓了一个包裹,打开一看,是一袋炒栗子。
周泽楷皱了皱眉,他不爱吃,但是他好像隐约记得孙翔喜欢吃。反正他也没什么胃口纯粹为打发时间,周泽楷开始机械化地一个接一个地剥,职业级的手速不是盖的,等孙翔推开大门回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不是周泽楷那张帅脸和他弄得脏兮兮的手,而是茶几上摇摇欲坠堆了老高的小山一样的栗子们。
“……”孙翔目瞪口呆,“……你这是,在干什么?”
周泽楷抬起头,“等你。”
“等我?”孙翔顿了一下,“你……你等我的时候……玩得还挺开心哈。”
“……”周泽楷看了看那一堆栗子,“……给你剥的。”

孙翔觉得自己脸上好不容易被晚风消下去的那点热度又升回来了。
“……你专门给我剥的这么多?”
周泽楷点点头。
“你的手还好吗?指甲没劈吧?”
周泽楷摇摇头。
“我……”孙翔目光满大厅游离,“我要是吃胖了都怪你……”
没见过你吃个栗子还这么唧唧歪歪的!
周泽楷抓起一把栗子塞进他嘴里。
嘴唇猝不及防地碰到手指上的一小块皮肤,皮肤上带着比早已冷掉的栗子高了好几分的热度。周泽楷飞快地缩回手,孙翔还是噎了一下,想扯点别的话题又因为嘴巴被塞满什么也讲不出,只能恼怒地把脸转到一边。
偷偷握拳把被舔到的指尖藏进手心,周泽楷哭笑不得地看着他那张兔斯基嚼嚼的侧脸,突然也有点想吃栗子了……
“对了,”孙翔费力地咽了一口,“你刚才给我打电话了?”
“嗯,”周泽楷问,“为什么关机?”
孙翔顿时一脸的心有余悸,“不是我关的,我手机刚才被人偷了!”
“……”周泽楷看着孙翔手里攥着的手机。
孙翔说:“然后我又抢回来了!”
“……!?”你他妈……
“我从便利店买完吃的出来,感觉旁边有两个人从我身边蹭了一下,再一摸口袋发现手机不见了……妈的这俩人跑太快了我追了两条街,最后他们看我很执着的样子就还给我了哈哈,我手机里存了好多照片呢!要是丢了我非疯了不可……”
周泽楷打断他,“很危险!”
孙翔愣了愣。
“不至于,是两个女人啦……”
“万一,”周泽楷说,“她们有刀呢?”
孙翔一时无法回答,先前那点儿洋洋得意的兴奋劲儿不见了,他有点手足无措地看着脸上写满了后怕和担心的周泽楷,“你干什么,我不会有事啦,就算她们有刀,我……我有一米八三呢。”
“……”周泽楷无言以对。
“走了走了,”孙翔晃晃手里的塑料袋,跑过去摁电梯,“我吃不下了,其他们吃夜宵吧。”
“保护好自己。”周泽楷在孙翔身后说,“你如果有事,我后半辈子怎么办?”
孙翔先是惊叹了一下周泽楷居然说了这么长的一个句子,然后感觉这句话好像有点耳熟……哦,当时在训练室外读秒完毕,他好像就是这么跟周泽楷说的。他指的是周泽楷对时间的感知问题。但是这句话从周泽楷的嘴里一说出来,顿时就让说的人和听的人都觉得哪里不太对。
能把任何一句话都说得像句情话还真是一项神奇的技能,怪不得周泽楷不怎么讲话……
比如说……孙翔脑补了一下周泽楷色气满满地朝他勾起嘴角问道:“吃栗子吗?”
……
靠!!!!!!!!!!!!!!!!!!!!
孙翔被这个脑补吓得浑身发毛,三口两口嚼完最后一颗栗子,慌慌忙忙地咽下去。

-7-
第二天早上周泽楷发现自己的指甲真劈了,指缝里灌满了干涸的血,指甲中央隐隐作痛着,找不到伤处究竟在哪。他只好把血洗净,找了张创可贴包上,匆匆赶进训练室。
“早啊。”孙翔跟他打招呼,“你起晚了?”
“……”周泽楷把包着创可贴的手举起来无声地辩解。
“我靠!”孙翔如临大敌地把他的手腕抓住,“你指甲劈了?真劈了?!昨天剥栗子剥的吧!天啊我就说要你小心自己的手了你还这样……快点去医务室上药!”
“不是因为栗子,”周泽楷摇头,“夜里劈的。”
孙翔冷笑,“你逗我?你是做梦挠墙还是怎么着能把指甲睡劈了?”
周泽楷自己也很想知道……

“小周的指甲劈了?”江波涛把周泽楷拉起来,“手太重要了,这么潦草包扎不行的。我带你去找队医吧,孙翔你接着训练。”
“我……”孙翔立刻跟着站起来,“我陪他去吧?”
“……”
整个轮回的人除了周泽楷都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目光看着他。
“……看什么看啊!!!”孙翔的脸顿时又红了,“我关心他不行吗!!!还看!……靠!江波涛你跟他去吧快走快走快走。”反正时间变慢的不是我……
周泽楷一步三回头:孙翔你就这样放弃了我!?……

江波涛看着身边一步三回头的周泽楷,觉得自己心情也很复杂。

两个人沉默地来到走廊上,周泽楷突然说:“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哦?”江波涛有点惊讶,“什么意思?”
“我们没有在一起,”周泽楷接着说,看上去似乎有些苦恼,“只是朋友,而已。”
“哦那个啊,那些都是杜明乱传的,我们都没信他。”这话说得江波涛自己都不信……“但是你和孙翔关系这么好还真是出乎大家意料呢,好像就是从那天孙翔把你叫出去开始的吧,你们到底干了什么啊?”
好难回答啊!
周泽楷陷入沉思。
“嗯……你不愿意说也没关系。”江波涛很快又接着说道,“其实大家就是比较好奇,毕竟感觉孙翔和你的性格完全是两个极端呢。但是事实上我仔细观察了一下,觉得孙翔和你在某些方面还是很像的。这孩子又坚定又单纯,在他所执着的事情面前完全的心无旁骛,以至于在其他方面显得有些迟钝了……但这样的人,肯定不难相处。也肯定是个很好很好的人。”
“嗯,”周泽楷轻声重复道,“他很好。”

-8-
“回来了?”训练室的门被推开,吴启抬头关心了一下,“队长的手没事吧?”
“没事没事,已经包扎好了,”江波涛伸出手在孙翔眼前晃了晃,“翔翔?”
“啊……啊???”孙翔回过神来后大惊,“你们已经回来了!!?”
他又不知不觉地把这么长的一段时间瞎想过去了。孙翔气得半死,周泽楷特别理解地看着他。
杜明说:“副队不好了,你拉着队长一走翔翔整个人丢了魂儿一样一点训练没有做一直发呆到你们回来,特别特别忧郁!”
吴启补充,“我从没见过他如此安详地在原地待上这么长时间一动不动。”
孙翔忍不住砸了键盘,“吴启你好好用词!!!”

江波涛仔细回想了一下,和孙翔正相反,在等待医务室的大夫帮忙上药的过程中,周泽楷表现得那叫一个度秒如年心急如焚坐立难安……这俩人还能不能行了!
回想起周泽楷笑得一脸温柔的对自己说“他很好”。
江波涛细思恐极。

-9-
“靠……”孙翔关了灯,光着脚摸着黑嘀嘀咕咕地往床上爬,“轮回的人怎么都这么八卦啊!”
说他在和周泽楷搞对象……和谁不好,为什么要和周泽楷!周泽楷是男的!这群人神经病啊!
孙翔和周泽楷的卧室相邻,两张床中间只隔着一面墙,属于安全距离——对于整整一个夏休期都处在由于时间过得太快而措手不及状态的孙翔来说,那就是突然有了大把大把的时间,可以躺在床上尽情发呆。
可以把他在夏休期间强行遏制住的关于周泽楷的胡思乱想,统统补回来。
孙翔突然想起来他上次出门觅食的时候在路边看到的两个人。两个年轻的男人,在夜色的掩盖下接吻,藏在衣摆下面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也就是因为注意着那两个正在接吻的男人,孙翔才会不留神被小偷摸走了手机。
那时候的孙翔,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跳得特别快。
他看着那两个人,竟然会想起周泽楷。
他想起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周泽楷的时候,那张家在屏幕上被拉宽又压扁但还是十分英俊的脸。
他想起周泽楷对着话筒十分局促地小声说谢谢。
他想起第一次以队长的身份和周泽楷握手的时候他短促讲出的加油。
他想起第一次给周泽楷发短信,东拉西扯了一大堆关于日后的适应与配合,事实上就是满心忐忑地想要找他约战,而周泽楷几乎是飞快地回复了一个“好。”
他想起周泽楷在训练室门口低声跟他说:“是我。”
周泽楷说,“嗯,不离开你。”
周泽楷说,“我在等你。”
周泽楷说,“你如果有事,我后半辈子怎么办?”
周泽楷说,“……吃栗子吗?”

……妈的……

孙翔的呼吸陡然间急促起来。

周泽楷真的很厉害,能把任何一个简短的句子都说得像是句情话,实在是个很神奇的技能。
而这个技能用在孙翔的身上,有着尤其显著的效果。

孙翔躺在床上天人交战。
他和周泽楷两个病患整天被人以各种理由分开也太苦逼了,虽然对他来说时间不算难熬不假,但他也不愿意在飞快流逝的时间里这样浪费生命。但是直接说明时间差的问题又不会有人相信,总得有个办法让他们能够名正言顺地始终呆在一起。
还有每天都被队友用奇怪的眼神注视的问题,即使反复炸毛抗议也收不到什么好的效果,反倒是当他想要和周泽楷共同行动的时候,会被队友以“你们为什么非得在一起难道你们真的是那样的关系”给堵回去。
与其如此,那不如真的和周泽楷搞一搞对象好了?

在转会到轮回半个月之后,病患A红着脸敲开了病患B的门。

在确定要转会到轮回的时候出现了感知偏差的问题,又在见到周泽楷之后得到解决。
孙翔觉得,这根本就是命运为了让他们两个人在一起提供的一个契机。而相处到如今,有没有这个契机的存在,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因为他现在有了周泽楷。
只要,只要有周泽楷。

-10-
第二天一早江波涛从周泽楷门口经过,正巧门被打开,孙翔睡眼惺忪地打着呵欠被周泽楷从里面推出来。
江波涛目瞪口呆。
“你……你们……”
“副队啊,早上好。”孙翔倚在周泽楷的双手上舒舒服服地被推着走,“你看我干什么,怎么了吗?”
周泽楷跟着从里面走出来,淡然地问候了一句,“早。”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江波涛目不忍视地扭头走了,“早早早……”
江波涛内心疯狂咆哮。
亏我昨天看着你们俩双箭头替你们着急得半宿没睡着觉!
你们倒是很让人省心嘛!!!!!!!!

-11-
没过几天周泽楷接到邀请,要他去H市录一档节目,嘉宾有他和苏沐橙——联盟如果不把他和孙翔捆绑销售,那就多半是要去捆一捆苏沐橙了。男神女神组嘛。周泽楷也比较习惯,H市去过好多次了,倒是和孙翔谈恋爱以来第一次分开。周泽楷抓着孙翔的手说:“会想你。”
“嗯嗯嗯,”孙翔也抓着他的手情真意切,“我也会想你的。”
于是周泽楷放心地走了。孙翔自己在队里闲着到处找人PK,把杜明吴启吕泊远虐了个遍,扭头去看江波涛。
“咳,”江波涛夺门而逃,“我去喝杯水啊小孙打累了就休息会儿吧。”
孙翔没觉得累,又去瞟方明华。
方太后大惊:“你想干嘛?我是牧师!”
孙翔说:“切。”环顾一圈发现,训练室里大部分人都半死不活地在桌上趴着。正想说才打了没一会儿你们怎么一个个的都这么累啊,看看窗外才意识到,天色竟不知不觉已经完全暗下来了。
过了一会儿周泽楷给他打电话:“在干嘛?”
他的声音听上去半死不活的,大概是刚下飞机在酒店里,带着被枕头闷出来的软糯。孙翔汇报:“没干嘛啊,刚结束了训练打算去吃东西。”
“嗯……”周泽楷不擅长没话找话,嗯了一声就没词了,却还是不肯挂电话。
“怎么了?”孙翔倒是难得敏锐地察觉到了周泽楷的不开心,“飞机出了什么事吗!?”
你能别咒我么。周泽楷叹气,“想你。”
“才过了半天就想我了!?”
周泽楷闷闷地说:“嗯。”
孙翔不在身边了,时间又变得特别特别慢。
孙翔一琢磨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哦,怪不得他觉得一下午过得这么快,原来是因为周泽楷不在了。这让他有种占了便宜的感觉,“哈哈哈哈哈!但是我这觉得时间过的特别快!我根本还没开始想你!”
“……”周泽楷气得想挂电话。
说好的你也会想我呢!?
但是就这样挂了电话也太便宜孙翔了,因为孙翔依旧不会想他!行动力满点的枪王从床上跳下来,跑去和经理确认行程安排,然后拼命赶进度提前一天结束了个人部分的录制,偷偷摸摸地脱队买机票直接回到S市。没人来接机。周泽楷在机场商店买了大墨镜大口罩戴着,鬼鬼祟祟地潜伏回轮回俱乐部。
这一天也恰好是没有训练的休息日,孙翔从轮回大楼里走出来,漫无目的地想要四处逛逛。周泽楷悄悄在他身后几步远的地方尾随着。
轮回附近就是一条商业街。孙翔没逛多久就拿出手机看一下表。接着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他大概是发现时间变慢了,周泽楷暗自得意,对他自己来说本来就漫长的时间倒是快了不少,何况可以看着孙翔,一点也不觉得难熬。
过了一会儿孙翔又看了一下手机,暗自嘀咕,“妈的,难道我这是开始想他了……不对啊,我要是都已经开始想他了他还不得想死我了,为什么还不给我打电话!?”
孙翔非常怀疑。于是他给周泽楷打电话查岗:“你现在在哪?”
周泽楷看着孙翔的背影冷静地说:“片场。”
“在片场?”孙翔持续怀疑,“那你让苏沐橙听电话。”
…………擦!周泽楷急中生智,“她……去厕所了!”
“那经理在不在?”孙翔说,“你让经理接电话!”
“经理……”周泽楷觉得自己也有点尿急,“经理也去厕所了!”
……你们团队是不是集体食物中毒啊!!!!!
孙翔更怀疑了,四下看了看发现前面某个卖场正响着震耳欲聋的音乐,孙翔一边快步走过去一边问,“那你想我了吗!”
周泽楷赶紧跟上去,一边走一边不走心地回答,“想。”
声音隐没在音乐里,孙翔扯着嗓子喊:“你说什么!!!”
周泽楷也在音乐声里扯着嗓子喊,“想你!!!”略微失真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来,夹杂着喧闹的音乐声。暴露了。
周泽楷喊完才想起来。想起来时已经来不及了。手腕被人大力抓住,孙翔得意地说:“找到你了。”

-12-
……妈个鸡。
周泽楷窘死了。
然后孙翔把他扯到角落拉下他的口罩吻上去。鼻尖被口罩闷出细小的汗珠,青年脸上浅色的绒毛骚动皮肤,在寒风里唇齿间呼出的白汽让对方的脸都变得一片模糊。
毫无征兆的亲吻来势汹汹,就像两个人根本没有理由的恋爱。
找不到理由,喜欢上你就像是命中注定,想要和你平分后半生的时间——不,不对,不是因为时间。因为只能是你。哪怕是未来缩短到只剩最后一秒,亦或是他们拥有了遥遥无期的几千几万年,怎样都好。与时间无关。与其他的一切都无关。
只是因为想和你在一起。
最后两个人喘着气分开。谁也没注意这对角落里的恋人,人群来来去去。对于孙翔来说,这是个很漫长很漫长的片刻。

但是周泽楷想,这个亲吻真是太短暂了。

-13-
后来他们也有把这件事和江波涛说过,但是江波涛不信。
“其实就是感觉的问题吧,毕竟时间怎么可能在不同的人身上流逝的速度不同呢,那样未免也太不公平了。”江波涛说,“翔翔性格比较懵懂,又只专注于自己喜欢的和想要的,对于其他的事物自然就像过眼云烟一样觉得飞快啦,有时候还没来得及弄懂事情就过去了呢。至于小周一直以来都寡言少语很难和别人交流,大概在他的眼里时间流逝的特别慢,也就特别孤单吧?不管怎么样你们能在一起真是太好了。”
“……”孙翔怀疑。不可能是这样的吧!!!
但是江波涛说的也对,他们能在一起真是太好了,他们能在一起也已经足够了。至于时间误差,又或者是人格差异什么的,那种事情谁知道呢?


-end-
——————————————
放一个本子的地址!pad版好像不能发链接我就直接复制了……

湾家通贩:http://lovesmentdoujin.dou-jin.com/Entry/1451/


大陆通贩:http://item.taobao.com/item.htm?cpp=1&id=43903904584&sourceType=item&_navigation_params=%7B%22needdismiss%22%3A1%7D

太太超多的不来拍一本嘛(。)

评论
热度 ( 817 )

© 落星河✩阿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