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星河✩阿蓉

目前全職一直線﹝主喻黃/周翔,還有王昊﹞,忙碌的高中生活也不能阻止我發廚!!
覺得好看的就會按個讚支持,很煩不要打我

不太會說話,如果冷場純屬不可抗力自然現象

最後,興趣是蒐集各種錢幣!!

【周翔】不法之徒

DRK_睿泯:

*架空警匪,黑道paro。


*收录在同人本《这些年》中,通贩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10.5-c.w4002-5322045780.82.K2aIbl&id=520773799206


*食用感谢!


 




凌晨两三点的天终归是黑的,只是还笼着层霾,视野里灰扑扑,左冲右撞的是马路边儿没精打采的路灯光。垃圾桶里翻下来只花皮猫咪,睁着双碧莹莹的眼睛,却也没弄出一丝一毫的声响,像是阵夜晚的风,转眼跑得无影无踪。
这条大街很安静。
——或者说,本来该是很安静的。
摩托车风驰电掣般蹭着地皮发出道刺耳的声响,一个漂亮的甩尾贴地过弯,车身与地面压出个无比危险的陡角。车手把身体整个俯在车背上,脊背弓起一道漂亮至极的曲线,就像是即将要发出致命一击的凶猛又优雅的猎豹。他甚至没有戴头盔,略长的头发顺着风势凌乱,露出刘海下面一双修长锐利的眼瞳。
改装车的速度实在是很快的,这样的狂风底下换了谁都铁定睁不开眼睛。但周泽楷没有。他太了解把眼睛眯成如何的弧度就能让自己不那么难受。那双夜里闪烁如黑曜石的眼眸没有半丝飙车带来的令血液沸腾的迷乱与痛快,只是兀自清清冷冷。他抽空往身后瞟了一眼,视线很快的一扫而过,掠过了警车撕裂空气的刺眼灯光。
“队长,前方350米左转进入居民区,有一条宽约15米的巷子。一左一右再一左可以看到我们帮派的一个秘密车库,你可以在那里弃车,江副他们已经过去支援了,放心,那地方警车开不进来。”
剩下的一只尚在工作的耳机里传来方明华断断续续的指挥,周泽楷低低地“嗯”了一声,气息不算太稳——他受伤了,虽说没伤到要害。刚才那枚子弹顺着他左边的肋骨擦着皮肉而过,每一次呼吸都牵动痛楚。
吃了哑巴亏,没料到对方还有个枪法那么好的小子。
没料到没了叶秋的嘉世的怂货里还能出个敢当街开枪的奇葩。
狭窄的巷口在视线中放大,周泽楷一拧油门,以自杀式的速度向巷口冲去。

“妈的你再快点啊!他要跑了!加速知不知道别磨蹭行不行!”
孙翔几乎把半个身子探出了窗外,两手攥着枪,警帽儿早不知道被风刮到了路边哪个角落,平日里打理得特有型的头发全以不同的角度贴在脸上,看起来相当狼狈。他的怒吼声被狂风撕扯得七零八落,微弱的一丝丝传进张家兴的耳朵。此刻张家兴正看着仪表盘胆战心惊,性能不算多好的警车生生飙到130码才堪堪缀住前面闪电一样的黑色摩托,这要是一不小心碰上墙,哪怕是顺着墙边擦过去,张家兴都毫不怀疑警车能立马报废成一堆废铜烂铁,而他和孙翔唯一的下场也就是变成两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可是,谁来告诉他前面这个疯子为什么还不减速啊?!
年轻的队长一半身子都快沉在了车外面,居然还敢叫他加速?
张家兴咬了咬牙,叫喊声近乎变了调:“不行了!再加速车就要失控了!孙队你抓着点我要踩刹车了!”他眼睛迅速扫视了一下四周,往右猛一打方向盘就把刹车踩到了底,车头如同嗅到腥味的巨鲨,一记暴烈的摆动,几乎擦着周泽楷的摩托车尾而过。
然而那梭剑鱼一般的摩托车也在这一瞬间,斜蹿进狭窄巷道。
警车余势未绝,在地面上留下道深长的车辙痕迹。张家兴来不及松口气,副驾驶座的车门毫无征兆啪地打开,年轻的队长身形一闪,竟是直接跃出车外,打滚卸力后稳稳的半跪下来,动作之利索几乎让张家兴目瞪口呆。孙翔这个射击角度抓得太漂亮,剧烈翻滚后手腕甚至不带一丝收不住力的颤抖,只从这个动作就能看出孙翔特种兵级的素质。孙翔冲着周泽楷的后车轮连发了两枪,没能赶上摩托的速度,在地面上迸起数个火星,最终眼睁睁看着周泽楷潇洒的甩尾转弯,摩托车引擎声渐渐远去。
“干。”
孙翔狠狠砸了一拳地,左手手背被地面上细小石子一划,迸裂数道血红的划痕。张家兴下了车,犹豫着要不要检查一下孙翔的关节筋脉有没有因为过度的冲撞而受伤。然而他刚刚蹲下身喊了一声“孙队...”,年轻人便毫无征兆抬起了头,蹙着眉头,神色不善。
他是个很好看的年轻人,五官帅气而略显青涩。那双线条好看傲气天成的桃花眼,带着戾气也无损俊俏。某种意义上这个新上任的年轻队长,比起对头那位大哥看着更像沾黑的。曾与周泽楷打过多次交道并且熟知他长相的张家兴这样想,苦着脸看着孙翔咬着牙黑着面重哼一声起身,把枪揣回枪套,转身就往警车走,背影肩宽腰细挺拔修长。
飙了车还开了枪,重点是还没把周泽楷拿下。张家兴惨淡的想。这次要写多少字检讨了呢。

H市武警大队嘉世分队。
张家兴和孙翔相对而坐,埋头苦干,周遭一片寂静。申建和王泽对视了一眼,刚要张嘴讲话,就听见孙翔从鼻腔里重重哼了一声,立马噤了声,低着头恨不能把脑袋埋进整本案例里。坐在一边角落里的苏大美女若无其事把一沓资料在桌面上敲齐平了,近乎轻蔑的嗤笑了一声,踩着高跟笃笃走出门外,在门口和肖时钦擦肩而过。
刚从雷霆分队调任过来的机械专家肖时钦还不明白嘉世这个尴尬的氛围,只是奇怪向来温和好亲近的苏沐橙怎么今天面无表情脚下生风。等门一推里面那个低气压几乎能压死人,肖时钦站了一会儿,顶着几个人几乎算得上哀求的眼神开了口:“...哎孙队?这是干啥呢?”
孙翔抬起头,还没收掉眼里的戾气,嘴角抿起来,浮着一片淡淡的青,像是被某个拳头好好招呼过一遍。肖时钦的视线从他的脸他的嘴角一路溜到他手底下那张纸,抬头龙飞凤舞两个大字“检讨”,算不上多好看,只是边边角角都锐利,正如孙翔本人。孙翔把手里快拗断的钢笔往一边一丢,漏出两滴墨啪嗒点成两朵墨花儿,他站起来。
“最近暗里那帮人不安分,昨天跟张家兴夜里巡逻,碰上轮回的老大周泽楷。他没枪我有枪,但他的摩托很快,抓不住。”
“...所以你叫张家兴全速追赶,凌晨在大街上飙车。”肖时钦嘴角一抽,几乎想象出了那整个场面,“还对周老大开了枪,不过让他跑了。”
孙翔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小事情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因为,刚刚老大下了命令,”肖时钦抖了抖进门起就拎在手里的那张纸,“一是孙队你禁枪半个月,家兴禁车半个月,二是我们全队暂时脱离黑道管制任务,最近一个月负责市中心的秩序维持。”
申建王泽相视哀嚎,张家兴悄悄舒出一口气心有余悸,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在队友心里冠上“亡命之徒”头衔的孙翔队长咬着牙把纸接过来,拍在自己桌案底下。肖时钦看了一眼手表,拍了拍孙翔的肩膀:“孙队,先吃饭去吧,趁现在没事休息一会儿,待会儿晚上不知道要弄到几点呢。”
孙翔的脸色不太好看。嘉世分队曾经有过赫赫战功,然而没多久就开始走下坡路,此后数年不温不火,甚至算得上境遇惨淡,最近几年干出来的事更是连人家民警片儿警都不如。陶轩今年终于下狠手把之前的队长叶秋驱走,又用他们队里的刘皓几个去雷霆调来了有名的机械专家肖时钦,眼看是要大干一场。
可他第一次碰见轮回的周泽楷就吃了亏,让周泽楷轻轻松松跑了。他是对周泽楷开了枪,却没对他造成什么实质伤害,人家该跑照样跑,姿态潇洒如过无人之境。这无疑是给自视甚高的孙翔一记重重的耳光。特别是,在他急需一个机会一雪前耻的时候,却被告知自己的武器被收缴,并且,自己还被生生拖下了前线。
这能忍吗?
必须不能啊。
二十出头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心里炸着一团火,话也没说从肖时钦身边擦过,手一甩摔上门一声巨响,办公室里没人敢说话,一时间只剩下微微的呼吸声。肖时钦叹了口气,慢慢扶了扶眼镜:“行了,都去吃饭吧。”
仿佛是解除了某种不详的特殊状态,办公室里静谧的氛围一下子炸开,几个大小伙子站起来勾肩搭背,脸上都带着不愉的神色,似乎是碍于副队长肖时钦尚在场而没有表露,只是好几个都回头看了看他,又很快的转回去各说各的。鱼贯而出之后,办公室里又冷清下来。不知是谁桌上摊开的案例看了一半,一支笔顺着翻开的书页悠悠滚了两圈,啪嗒落在地上。
肖时钦静静看着,没声没息地攥紧了拳头。
俯身拾起笔的时候他注意到某张办公桌高高的书摞后面还坐着一个人,拿着笔,自始至终没有出声。堪堪脱离少年范畴的年轻人抬起眼看了看他,眸子清澈淡漠。这个人肖时钦是知道的。年纪轻轻前途无量,刚刚提拔进队里,跟年轻的队长孙翔打配合。更重要的是,他是那个曾经的神话——叶秋的徒弟。
邱非看着肖时钦,看着这位刚刚上任的副队长疲惫而坚毅的眼神。他也曾在叶秋脸上看到过这样的神色,然而那个人终究是离开了,在雪夜里,带着满身的苍寒寂然,融进一片无光的夜色中。邱非依然没有说话,绷紧下颔,对着肖时钦点了点头,起身出门。
门锁被喀地轻轻带上,肖时钦一个人站在办公室里,无力而不甘心地垂下手。
这样的嘉世,真的还能再站起来吗。

黑色小车拉着一车五个人,滑进H市红灯区闪烁的灯光里。这个都市的夜晚,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车上很安静,没有人开口。驾车的肖时钦趁着红灯扭头看副驾驶座上的孙翔,他一言不发盯着窗外,舒张着眉宇,玻璃倒影里的眼睛还带着点阴郁,沉沉的。肖时钦张了张口,又抿紧,最终没出声,只是挂档踩油门,平稳的顺着车流往前开,小心的隐在一众黑白灰的小车之间。
他们都没穿警服,只是在皮带的暗扣里小心地藏了枪和手铐,挂着单边耳机接收车里发信设备的指令。苏沐橙率先开门下车,仍然是不发一言,对着车窗仔细整理鬓发,耳垂上一闪而过首饰剔透的流光。她上了淡妆,本就无可挑剔的五官越发明艳动人。在这样一个场合,她的美丽成为了最好的工具。苏沐橙对着车窗里自己的倒影笑了一笑,好看的眼睛弯成一个甜美的弧度。随后,她屈指敲了敲副驾驶一侧的车窗玻璃。
孙翔低头解开安全带,慢吞吞整理了一下衣袖——刚刚接到禁枪令的孙队长还不习惯腰侧的空荡,他用手来回抚摸着一侧的腰线,皱着眉头拉了拉衣摆。肖时钦看着他的动作忍不住弯了弯嘴角,这位小队长来不及体验青春期就开始摸枪,平日里除了那一身警服警帽几乎没什么穿常服的机会,白白辜负了这张帅脸。他替孙翔整了整压皱的衣领,叮嘱到:“一会儿安全第一,今天的主要任务是摸底,有什么情况及时通知我。别太紧张。”
孙翔抓了抓头发,五指从发丝间一略而出,别过了眼睛:“...没紧张,小事情你可别太小看我。走了。”他又攥了攥手指,开门下车,甩上了车门,倒真是个纨绔子弟的样子。
苏沐橙难得放下对他的不冷不热的态度,自觉挽住他的手臂,目不斜视道:“没想到你这么穿还有点帅嘛。”话尾上扬,有几分俏皮的味道。孙翔明显的一怔,没说话,侧脸绷得俊挺,而苏沐橙看得分明,他的耳根迅速的红了,一路红到颈侧。苏沐橙惊讶之余,也有点好笑,终归是个小男生嘛。做新奇的事会紧张,被夸奖会羞涩,虽然还是绷着那副眼高于顶的架势,却比平日里的张扬跋扈可爱许多。若是没有嘉世那档子事,他应该会是一个值得欣赏的后辈吧。
只是可惜。
苏沐橙轻叹一声,振作精神,抬高了下巴,迅速投入一个爱玩的富二代小姐的角色里。一对俊男美女坦坦荡荡走进酒吧,在吧台的灯光下不动声色分了手,转向不同的方向打探需要的情报。

江波涛带着周泽楷熟门熟路穿到吧台一角,对着清秀的调酒师敲了敲吧台,笑眯眯道:“一杯柠檬苏打。”调酒师闻言抬头看了他一眼,露出心领神会的眼神,熟练地将柠檬片切成星形,在玻璃杯下压了杯垫,推到江波涛面前。他没有说一句话,做完这一切便继续低头擦拭洗净的水淋淋的玻璃杯。江波涛用指尖掠过杯底,从杯垫夹层里取出块小小的芯片,递到周泽楷手里。
比起江波涛的游刃有余,周泽楷显得拘束许多。他天生不善言辞,又偏偏天生长一张吸睛至极的帅脸,在这样的夜场无数火辣辣的眼神几乎像密密的网,将他密不透风的抓在其中。好在他的表情够冷峻,宽墨镜端的一副生人勿近的架势,加上有江波涛这个人精在一边帮衬,倒是没有哪个人过来搭讪勾引。江波涛看出他的拘谨,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安抚:“小周你这样可不行啊,你可是我们轮回的老大,没道理在自家地盘上这么紧张吧?放轻松,酒吧而已,比起黑巷之类的地方总要好得多吧。你看那么多大胸美女都在看你呢,有没有哪个看得上眼的啊?”
江波涛原本是随口一说开个玩笑调节一下气氛,酒吧昏暗的灯光合着周泽楷那副墨镜,说实话江波涛连他眼神落点在哪都不清楚。万万没想到周泽楷扫视一周,原本放松倚靠着吧台的人一下子就直起了腰,食指叩了叩吧台:“...他。”
“谁?”江波涛悚然而惊,要知道周泽楷在道上混了那么些年还从没哪个人能入他法眼,这得是仙成什么样的妹子才能被周老大看上啊?顺着周泽楷视线正对的方向看过去,一个黑丝黑发红唇红裙胸大臀翘的女人正半倚在吧台边把腰扭得像没骨头一样,笑得花枝乱颤。她似乎在和什么人说话,那个人的身形被她完全遮挡,只露出跨在吧台椅上的一双大长腿。
这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啊?论姿色还不如舞池边那个一直偷瞄过来的小美女呢?江波涛看了一眼女人涂得鲜红如血的嘴唇,被一张血盆大口吓得不轻,赶紧劝周泽楷三思后行:“这个不行小周,口红涂得太可怕了,你看看那边那个小美女是不是好看很多...”
“不是。那个,他。”周泽楷抬了抬手指,食指准确绕过女人,指了指吧台边坐着的人。江波涛后退两步探了探头,正好看见女人把印着唇印的酒杯推到那小帅哥面前,那小帅哥明明眉眼间已经写满了不耐烦,到底还是点了点头接过来,随手放在了一边。
...哦。男人。
...那还不如那个大嘴巴女呢?!
江波涛木着脸看着周泽楷径直走过去,背影英俊帅气,吸引一众视线。

周泽楷看着孙翔吧台椅上挺直的腰背,手下意识摸了摸左肋,脑中闪过这个人穿着笔挺警服的样子。周泽楷和孙翔面对面交过手,曾亲手揍青过他的嘴角,也为了他的子弹流过血。自然,也记得拳脚纠缠的时候那副精瘦有力却未完全长成坚硬挺拔样子的青年的柔韧肢体。太有趣了。加以时日这个人一定会走到和叶秋一样的高度。英雄末路的嘉世还能找到这样的好苗子,算是幸运,但也是隐患。
不合适。孙翔这样的人,不合适待在嘉世那样的地方。
周泽楷对孙翔没有恶意,尽管他们站在对立面上。他只是单纯的好奇,这个让他注意到的人究竟还有多少未曾展现的姿态。
周泽楷向着孙翔的方向直直走过去。
女人觉得自己今天很幸运。她其实不年轻了,三十好几了,是这一片某帮派老大的情人。年纪一大,那个脑满肠肥的男人也看不上她了,这才跑来酒吧钓男人。结果就碰见这么个没见过的小帅哥,虽说年纪小了点,看着她的神色压抑不住的不耐烦,但却也没推开她,还有一搭没一搭地接她的话。
没过多久她一转脸,居然又看见一个帅哥向她直直走过来!这个比起吧台边的那个又是不一样的味道,看起来成熟得多,一副墨镜,神色冷峻。然而他的脚步那么坚定,气势那么惊人,是个女人都要柔顺地依在他脚下。看来我风韵犹存嘛。她这么想着,弯起鲜艳如魔的嘴唇,摆出自己最好看的角度。他停在她面前,目光却几乎是穿过了她,半晌才偏了偏头,对着她露出一个称得上礼貌的微笑,很淡。
......然后她就被酒保客气的请了出去。
女人瞠目结舌看着酒吧后门黝黑的巷子,好久才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狠狠踹了一脚铁门。
死基佬!她在心底恨恨咒骂,抡起镶钻的包包又给铁门来了一下,这才踩着十公分的高跟气愤离去。
中途拐了脚,狼狈地跌在了地上。

孙翔几乎是在周泽楷抬脚的一瞬间就绷紧了后背,五指一收攥紧玻璃杯,眼睛直直盯着这个姿态从容又优雅的男人。自然眼熟,距上次见面不过几天功夫,估计周泽楷肋骨上那道擦伤都没好透呢。周泽楷戴着墨镜,没什么表情。孙翔却像是被什么凶狠的野兽盯住,危险感潮水般扑打脊背。他下意识伸手摸侧腰,却没摸到让他安心的所在——靠,没枪。孙翔低咒一声,撑着台面站起来,打破了这个被人居高临下注视的不利局面。
不能闹大但也不能示弱。孙翔这么想着,不甘示弱与周泽楷对视了片刻。女人的离开没有为局面带来一丝缓和,周泽楷摘下了墨镜,露出一双修狭黑瞳,左眼角下一枚泪痣几乎算得上在灯光里闪烁,好看,然而危险。他对着孙翔露出浅笑,竟然温和并且算得上友善。
他不会在这里和我撕破脸。孙翔不了解周泽楷这个人,只是觉得他身为轮回那么大一个帮派的老大总不会是什么省油灯。是从这个笑里孙翔感觉出周泽楷对他没有敌意,至少,目前没有。
这太奇怪了,暂时不是孙翔单纯的大脑能考虑出来的情况。
苏沐橙几分钟之前挽着一个男人走进了吧台边的走廊,孙翔不担心她,这女人不会吃亏,那个男的要是想对她做什么那才真是有看不见隔天太阳的危险。肖时钦没有做出指示,说明他也不知道这个点周泽楷为什么会在这里。至少,证明了碰见周泽楷这件事只是个巧合。那么...
我为什么不走?
孙翔这才想起来他今天的身份只是个出来喝酒的二世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根本没人拦他。想通了这一点他抬着下巴睥睨了周泽楷一眼,搁下酒杯和为数不少的小费长腿一跨就要擦过周泽楷离开。周泽楷也确实配合地侧了侧身,不过下一秒,一只有力的手就抄过来,跨过孙翔的身子攥住了他的手腕。
孙翔脊背陡然一炸几乎是条件反射一手屈拇指成刀凌厉砍向周泽楷颈侧,掌风如刃。这一下落实了周泽楷不当场晕都算是对得起祖宗。周泽楷思忖着力道,出手如电格住孙翔小臂,常年握枪的修长有力的手指抓住孙翔下臂内侧那根脆弱的筋脉,掐得孙翔眉头大皱。值得一提的是周泽楷在道上人称枪王,一手双枪玩得简直绝了,控制住孙翔手腕的左手自然也不能弱到哪去,力道大得超乎孙翔想象。孙翔咒骂了一声提膝撞向男人的脆弱部位,周泽楷识破了他妄想让自己断子绝孙的歹毒念头,膝盖一顶一分用巧劲卸去了孙翔膝盖骨上的力道。周泽楷还想跟孙翔好好说上几句,特别自动自觉抓着他手腕就把人按在吧台上了,末了,还对着孙翔笑了笑。依然是柔和的不带敌意的笑容。
孙翔瞪着他。孙翔对着他咬牙切齿。
“松手!”
周泽楷眨了眨眼睛,道上让人闻风丧胆的大佬此刻露出了有点无辜的神情。背后有人在看,怎么了,who care。
...孙翔还真是care。眼见着被自己钳制住的人一双眼睛冒火脸红到耳根,周泽楷一时间也不知道要露出什么表情才好。
半晌,终于没忍住,垂头一笑。
“笑屁!”孙翔火大,冲着周泽楷怒吼一声,上岸的鱼一般扭动双腿挣扎了片刻,无果。周泽楷松了松手,让孙翔从几乎坐在他大腿上的姿势调整到了双脚着地。
周泽楷的眼睛太好看,超乎了性别的范畴。孙翔盯着他的眼睛,没打紧就一个恍惚,几乎要被黑深的瞳孔吸进深处。周泽楷张口,嘴唇张合了几下,孙翔怔怔地想,见了两面打了两架,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周泽楷开口说话。
“...名字?”
“...啊?”孙翔的嗓子有点哑。
“你的,名字?”周泽楷好脾气的又问了一遍。
孙翔的眼神一下子就清醒了。并且,一下子就变得凶狠起来。周泽楷一时有点困惑,不过没有说话,静静等着他的回答。
“...孙翔!”孙翔憋了憋,没憋住翻了个白眼。“松手松手!”他转了转手腕,那截光滑的腕子一下子滑出了周泽楷放松力道的手心。孙翔伸手扯了一把争斗中皱得不成样子的衣角,抽腿格开周泽楷,头也没回的走出酒吧大门,更不用谈说什么再见。这一回,周泽楷没有拦他。
孙翔。周泽楷低低咀嚼了一遍这个名字,望着他的背影微微笑了笑。
...只是,他为什么突然生气了呢?

“...小周?你不会真的看上那个...那个男孩子了吧?”载着周泽楷回到轮回地盘的路上江波涛一直憋着没问,东拉西扯了几个连自己都觉得生硬的话题。周泽楷向来好脾气,如今再加上了好心情,破天荒地话都多说了几句。眼看着周泽楷一路心情愉快、进了房间解密今天得到的那枚芯片、趁着软件工作的间隙脱了上衣、看着左边胸口上变成焦黑色的伤口笑得偷拍几张都能拿出去骗漂亮小姑娘的钱,江波涛斟酌字句,终于这样问。
周泽楷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转脸看他,嘴角犹残笑意。他似乎是思考了一会儿,缓缓开口:“...没有。”看到江波涛不明显的松了口气的表情,周泽楷眨了眨眼,补上后半句,“目前。”
江波涛被周泽楷的一个大喘气憋得一口气差点上不来,半天说不上一句话。好吧,那个男孩子确实长得够帅,身材不错。但是也够凶的啊,酒吧里调情哪有一抹脸就开打的,而且还这么能打!沉默了片刻,他缓缓抬拳敲了敲周泽楷肩膀——他真是越来越不懂他这位并肩作战同生共死多年的老友了。
“原来你喜欢这个型的,那确实是不好找,不怪你单身好多年。”
“不是。”周泽楷笑了笑,连带着那枚精致泪痣都闪烁起来,“嘉世孙翔。”他的手落到胸口指了指,又滑到腰侧的青紫指了指,“这些,他打的。”
寥寥数语就把前因后果解释得很清楚啊。江波涛想。谁说我家老大不善言辞的,这不就挺好。
“那个男孩子...孙翔?就是你之前碰见的那个身手很好的有趣的小警察?”
周泽楷轻轻点了点头。收起脸上笑意的时候,他的眉眼总是沉郁冷峻,狭长眼角染上冷厉的意味。他淡淡道:“他...很好。嘉世,不合适。”
江波涛琢磨了片刻,恍然间领悟了周泽楷的意思:“小周你是说,孙翔很有天赋,不适合在嘉世当个警察?”周泽楷又点了点头,指腹随便地从伤疤上一抹而过。
江波涛当然知道周泽楷是个什么意思——现在的轮回已经很好,却依然是缺了点什么。比如,一个正面的攻坚手。很多时候,人是需要鼓舞的,没有一个领衔人物,小弟们必定是畏畏缩缩不敢往前冲的。周泽楷作为轮回的核心,本该是乱局中第一个被保护的对象。而现在,他不得不站在这个最危险的位置上,这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尤其是,周泽楷还是一手将他们带到这个位置、被轮回的所有人所爱戴佩服的他们的老大。
然而,他们也不能让任何人冲上去送死。没有足够的实力,是不能被选作攻坚手的。而就在这个时候,周泽楷遇见了孙翔,并且认可了他。
“这样啊,可是站在对立面的话,又不太好办呢。”江波涛笑了笑,将字句放得很缓慢,“不过小周你想做的话,就去做吧,我们所有人都会无条件的支持你。毕竟,你可是我们重要的队长啊!”
周泽楷与他对视了一眼,彼此心照不宣,举拳相碰,是同伴之间信赖的最契合的姿态。
“好了,看看酒吧里传过来的消息吧。”江波涛适时提醒了一句,周泽楷点点头,长腿一跨带着电脑椅转动半周面对屏幕,敲击了几下键盘。他的视线飞快地扫过屏幕,渐渐皱起了眉头,方才放松的肩膀绷紧了力道。
“怎么了?”江波涛也一并紧张起来,收敛了片刻前的笑容。
“H市,兴欣。”周泽楷慢慢道,伸手按灭了显示屏,退出芯片,两指用力碾碎。黑屏端正的映出他的脸,那一双眼墨色沉沉,看不清其中神色。
“叶秋,回来了。”
“目标是...嘉世。”

说来奇怪,嘉世分队刚一撒手黑道管制方面的事务,H市的暗处里情形瞬时暗浪翻腾。这是很不寻常的事。H市的黑道向来安分,不如S市的轮回B市的微草之类的足可只手遮天。嘉世刚成立那会儿,叶秋带着人扫荡了一整个H市的地下组织,能剩到现在的,也不过是些小鱼小虾,翻不起波浪。
然而现在,却有一股不知名的势力在打捞底下这些零碎的帮派,隐隐有结出整张地下网络的架势。
孙翔是在练习场练枪的时候突然接到命令的,崔立站在一边嘴皮子翻得飞快,一个油光锃亮的脑门布满汗珠,言语间暗示他上头那位老大如今非常暴躁,要他谨言慎行。孙翔不为所动,手指都没颤抖一下,快准狠扣下扳机,正中靶心。收了手把枪扣在桌上,孙翔连对上级尊敬的表情都懒得装出一个——基本的上下级服从他清楚得很,然而在训练的时候闯入打扰已经触到了他的底线。他扫了一眼崔立,桃花眼凌厉,一言不发转身,开门关门,像是身后站着一团空气。
留下崔立一个人站在原地咬牙切齿,敢怒不敢言。
陶轩在大多数时候对孙翔都是很和颜悦色的,毕竟这是他好不容易挖来踹掉叶秋的王牌。难得他对着孙翔都没有什么好脸色,某种意义上事态的严重可见一斑。孙翔立在办公桌前翻阅陶轩桌上的那份文件,脸色阴沉。陶轩面对落地窗站着,手指攥成发白的颜色。
“小孙。”陶轩开口,不带什么情绪的,“你现在明白了,叶秋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也该知道,我为什么花了大力气把你挖进嘉世。”
“...嗯。”孙翔低着头站在那里,用力合起了那一份文件。
“好了,带着你的队员们去准备准备吧,调整一下状态。你的禁枪令还有一周时间,趁着这一周再好好磨练一下自己。”陶轩转身,拍了拍他的肩膀,眼神没有落点,死气沉沉的,又像是酝酿着一股怒火,“去吧。替我把小肖叫来。”
孙翔几乎是机械地点头,转身出门。
一步一步,脚步虚浮。
还有茫然失焦的眼神。
叶秋是个神话,对于他们每一个后辈来说。在孙翔取代叶秋的地位之前,尽管心里再不承认,他终究是在潜意识里将他当作自己的目标。而接手嘉世之后,他每一天都在拼命的训练,为的是超越他,为的是打破他缔造的神话。
而现在,心中的巨星陨落了,从那么高那么亮的地方转眼划进黑暗里,不见踪影。
陶轩当初是以叶秋“出卖警方机密”的名义将他赶出嘉世的,然而孙翔是不信的。他还记得叶秋离开的那天,他的背影那么萧瑟,眼神却是明亮而坚毅的。拥有那样的眼神的人,绝对做不出那些下作的事情。
然而...
兴欣。
叶秋!
孙翔攥紧拳头,眼底灼灼如火。
我要赢。要你看看,我比你更出色。要你看看,我才是新的神话!
那个夜晚并不平静。
嘉世的火力出乎意料的强硬,这片小小的老城区被枪械碰撞和打杀的声音所充盈,火光冲天而起。肖时钦布置的队形起到了它该有的作用,成功从未训练完全的兴欣的小弟中间突围。依旧是孙翔打头,他像一把锋锐的刀,生生劈开了兴欣的布置。火光映着他眼角焰色,孙翔的眼神杀伐狠戾。
“嘉世的人打进来了,方锐和老魏已经按着先前的布置带着一帆和小唐他们迎上去了。”
扎着一支马尾的干练的女性推开门,强装的镇定盖不住话音的颤抖。
叶修拿下了嘴里叼着的未燃尽的烟,摁灭在烟灰缸里。他起身,神色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安抚地拍了拍陈果的肩膀。“老板你别虚,在这儿好好等着哈。是时候了结这段恩怨了。”
叶修推门出去,背影从容,脚步坚定。
而就在这个时候,周泽楷戴着防护眼镜,带着吴启杜明江波涛,避开了兴欣的防守,从后方悄无声息进入了兴欣的领地。

“早告诉过你,这不是一个人的战场。现在,孙翔...你怎么看?”
叶修的话在耳边重复再重复,犹如一个噩梦。孙翔坐在废墟里,脸上沾着两道干涸的血迹,满身的尘土与硝烟的痕迹。“操!”陶轩在耳机里狂怒的叫骂,孙翔不予理会,一把揪下耳机用脚尖碾得粉碎。
叶修没有对他赶尽杀绝,同样身负重伤的他在匆匆赶来的方锐唐柔几个的搀扶下站稳,注视了孙翔片刻,几乎是带着笑这样说。
而孙翔坐倒在尘土石屑之中,耳机里全是刺耳的叫骂。没有人走过来扶起他,也没有人对他说干得好、没关系。
他只是一个人,从未如此麻木而无措的坐在那儿,手指一点一点松开,攥得发烫的枪从手心里落下来,滚进碎石板底下。
肖时钦扛起几乎陷入昏厥的邱非,步履不稳地向着孙翔走了两步。然而邱非勉强睁开了被血糊住的眼睛,微弱地摇摇头,按住了肖时钦的肩膀。而这一切,孙翔都像是没听到也没看到,眼神看着手心,怔怔的、沉沉的,像一潭无波无澜的死水。肖时钦叹了口气,疲惫地带着邱非离开。
嘉世的人走了,兴欣的人也走了。
只剩下了孙翔一个人。很安静。
“...你说得对。”半晌,他低低地回了一句,不知道是对着谁。
周泽楷是在这时候走进这片废墟的,犹如某种优雅的大型猫科动物,危险而带着压迫,脚步却轻盈无声。他从孙翔的背后走向他,抬脚的时候有一瞬间的停滞。顿了顿,他摘下了护目镜,随手丢在一边,发出喀拉的轻响。孙翔的头微微偏了偏,又很快转了回去。
这个人明明满身的血渍和灰土,看起来狼狈到了顶,却还要挺直了脊背,倔强得让人心疼。
周泽楷在孙翔的背后停下,似乎是斟酌了片刻,笨拙地半跪下来,用两条手臂小心而又用力地将身前这个人整个圈进了怀里。孙翔的脊背还是单单薄薄的样子,肩膀不算宽,总之是青年方才长成不久的模样。然而他们都知道,从这一天起,孙翔不会再是那个有点嚣张跋扈的眼高于顶的男孩子了。
流血和疼痛虽然残酷,却也意味着成长。
“...周泽楷。”
“嗯。”
孙翔唤了他一声,周泽楷平平淡淡地应了。很奇怪,本该是对立面上水火不容的两个人,却以这样亲密的姿态相拥,彼此称呼的熟稔超越了普通的朋友范畴。
孙翔不禁缩了缩肩膀,伤口传来的痛楚这时候才开始侵袭他的全身,让他眼前略略发黑。他该是狼狈的,甚至、也许有些可笑。而他竟不惮把这样的姿态袒露在周泽楷眼前,这一点本身就令他讶异。
“我是不是差劲透了。”
周泽楷微微一怔,转脸去看他。孙翔那双微微上挑的桃花眼没有一贯的傲气,安安静静的,竟然有几分柔软的味道。从他的口气里听不出自嘲,也没有不甘心,只是平平淡淡的,像在问今天的天气好不好。周泽楷想了想,用一条手臂揽着孙翔的肩膀,绕到他身边坐下,认真地思考片刻,给出了回答。
“你...很好。很出色,很厉害。只是,太年轻。”
“叶秋也,认可你。”
孙翔怔愣了片刻,好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什么认可!谁稀罕!”话是这么说的,竟然也微微翘起了嘴角。
周泽楷也笑了,凑过脸闭上眼轻轻磨蹭了一下孙翔的耳畔。孙翔半闭着眼任他动作,直觉这个人还真是和野兽一般无二,只是,很温柔。
“你很好。嘉世,不值。”
“你是说...嘉世不值得留?”孙翔睁开了眼睛,转头直视周泽楷。周泽楷点了点头,微微张开嘴唇,吐出了两个字。
“轮回。”
竟然是很坚决的口气。
孙翔几乎要被他逗笑了,咧着嘴角神色带着年轻人恶质的调笑:“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弃明投暗啊?”
周泽楷就笑,线条流利性感的唇磨蹭他的耳垂:“你会。”
斩钉截铁,干净利落。
“好吧,最后一个问题。”孙翔被他蹭得脊背发毛,忍不住挪了挪肩膀,用手掌按住膝盖,“为什么...是我?”
周泽楷称得上温柔的注视他的侧脸,黑曜石一般的眼瞳星光闪烁,他抬起一只手,用三个指尖把住孙翔削尖的下颏,将他拉到了面前,呼吸相织。
最后的答案隐没在相依的唇齿间。

H市武警大队嘉世分队在执行扫黑任务中发生重大失误,总指导陶轩引咎辞职。队长孙翔主动要求卸任并提交辞职申请,副队长肖时钦转回W市雷霆分队。队员转队的转队辞职的辞职,眼看着嘉世面临着解散的命运,尚还躺在病床上的邱非接手了这个队长的职务,嘉世分队改编入巡警大队。
且说苏沐橙离职后迅速加入了叶修领导的兴欣并且站稳了脚跟,兴欣一鼓作气横扫了H市的地下势力,终于牢牢把这张网络抓在手里,并且,势力还在继续扩张。
至于一离职就跑得没影没踪的孙翔嘛......
依然是凌晨时分,黑暗的两三点。空旷的S市海滨,一辆黑色摩托和一部亮黄色跑车一前一后在公路上没命的追逐。摩托车速度略微逊色,跑车越咬越紧,眼看面临一次碰撞,摩托车手一拧油门一个漂亮的甩尾,堪堪划过转角的刹那后座上的人持枪转身,一记快准狠的射击,跑车左前胎被射爆,失去平衡打着转冲出护栏,呼啸着翻滚下半高的山崖。
周泽楷减速停车,血液在奔驰中近乎沸腾。车子斜靠在海礁一边,尚未停稳孙翔已经跃下后座,把枪往腰侧一插,被冰得腰肢一颤。孙翔注视着周泽楷的眼神兴奋,眼底迸溅着灼灼的火星子。
周泽楷把孙翔推倒在石壁上接吻,单手粗暴的抄进他衬衣下摆揉捏柔韧的腰背。孙翔两手绞上他的颈子,揪着他后脑略长的发根,嘴上的动作凶狠得近乎噬咬。
两个嚣张狂妄不可一世的亡命之徒。
高傲、疯狂、并且快乐。



评论
热度 ( 173 )

© 落星河✩阿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