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星河✩阿蓉

目前全職一直線﹝主喻黃/周翔,還有王昊﹞,忙碌的高中生活也不能阻止我發廚!!
覺得好看的就會按個讚支持,很煩不要打我

不太會說話,如果冷場純屬不可抗力自然現象

最後,興趣是蒐集各種錢幣!!

【花唐】说彼平生

吃火柴的月亮:

天极冷,檐上挂了冰凌。


院中枯树枝条被雪压折,一声脆响,惊起不知匿在何处的鸟,扑棱着翅飞远了。


“屋里没别的病人,出来。”苏离手拢在袖中,一身黑袍衬着白皑皑的雪煞是打眼。梅树后头一个人影似是凭空现形,他身着墨蓝劲装,脸被梅枝遮住,从苏离这头望去,那人脚底下几瓣红梅和几滴血迹混在雪中,难辨真假。


“没死呐,”苏离冷笑,“不在长安找大夫,一路跑这来,一身血流干净了没?”树下的唐灀沉声道:“刀上有毒,一般伤药无用,伤口不能愈合。”


苏离脸色微微一变,反身走进屋内,回头喝道:“还不进来!”


唐灀走近了苏离才看见他未戴面具,也没易容。将人按在榻上细细看伤,伤口不深,肩胛骨上豁开一层皮肉,不断渗出血来。无碍,苏离这么想着,嘴上却说:“狼狈得面具都落下,怕是相貌都被人瞧见了。”转身便寻起药来,唐灀听得簌簌一阵翻动,瓦罐开合,炭火哔噜作响,不多时药香漫了整间屋子,药汁滚出褐色气泡,苏离持扇蹲在泥炉边小心地掌着火候。


半个时辰后,一碗乌黑浓稠的药汁送到了唐灀面前,苏离不知从何处拿来一盒梨膏糖塞进他手里:“村头李二家孩子剩下的。”唐灀看着手里分明方方正正一纸盒未动过的糖块,默不作声将药汁服下。


除了治伤,他们之间向来言语寥寥。屋子小,两人不免挨得近,再怎么相对无言,都在这等寒冬日子里生出几分凑双取暖的意味来。


苏离翻着医经,渐渐觉得困乏,展书覆在面上闭目养神,冷不丁听见唐灀在修整机关的咔哒声中问了一句:“这几次诊金如何算?”苏离摘下书本,眼望屋梁:“往后冬日里给我送炭,夏日给我送冰。”


这要求提的无理,摆明是占人便宜,唐灀却也无甚异议,低下头继续摆弄着千机匣。


夜里两人对酌,苏离平日里是不耐烦温酒的,今日唐灀在,只得煮酒道:“酒真是样无论如何都生不逢时的东西,单是被人饮倒罢了,冷月里要被人在火上煮温了再下口,夏日里得被我跑山里扔涧溪内泡凉…………”唐灀倚在窗边不搭理他的胡言乱语,只是目光温和地打量他。突然听得一只雀儿“笃笃”地啄着窗棂,唐灀微微撑开窗放它进来,取下它脚上带的信条看了看,对苏离道:“有任务,我走了。”


苏离刚端起两碗温酒,听到他这句话时微不可见地顿了顿,若无其事地放下酒碗道:“好走。”唐灀的背影隐入茫茫雪夜中,苏离掌灯在门前望了好一会儿方折回屋内。那只雀儿还在屋里四处蹦跶着,大抵是屋内暖和,不愿出去。苏离看着它自言自语道:“下次再来的这么不合时宜,迟早要把你炖了下酒。”


那个腊月唐灀再没来过,确切来说,自此之后,唐灀没来过。有时苏离在院内听见草木窸窣,疑是故人,可都不过一些野禽鸟雀。刺客杀手行踪不定,唐灀几月不见也是常事,不过这次稍久了些。


等到夏日,暑气渐浓,苏离着单衣而眠,听得屋外蛙声渐起,虫鸣四合,难以入睡。月色很好,他猛然望见一个人影伶伶立在窗外,心里突地一跳,不可抑制的欢喜席卷全身,他撑起身低声问道:“唐灀?门没拴着,进来。”门被推开,唐灀用了极快的身法,窗外倾泻的月光投在屋内,一片澄澈,可那月光只照见了他一瞬间的身影,还未来得及看清他的面容,人已近至榻前。


苏离起身要去找药:“这次又伤到哪了?”唐灀温和却又不容抗拒地将他推回榻上:“没受伤。”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只锦盒,置于案上,那盒内向外散着丝丝缕缕的暗香。苏离闻见,皱着眉细细分辨里面药材,开口问道:“这是什么?”


“助眠而已,你睡得太浅。”


唐灀的脸隐在暗中,苏离目力不如他,只能看清一个模糊的轮廓,想伸手去拢根烛火起来,在暗中摸索却遍寻不着,唐灀凭空捉住他的手问:“找什么?”指尖被人握在手心里,他不由得心里微微一颤,顾左右而言他:“你的手怎么这么凉?”夜色太缱绻,唐灀的声音甚至带着笑意:“我带了一箱冰过来,给你放地窖里头了,以后凉酒不必往山里跑。”那香熏的苏离有些昏昏然,说话都不如平常爽利:“哪儿的冰?”


“华山的。”


“哦,你今晚不走就和我挤挤,我有些困……”


“你睡。”


苏离眯着眼看着暗中唐灀模糊的影子道:“你今夜话比平时多。”那香气愈发浓郁起来,唐灀低声道:“今夜不能留,我走了。”


苏离撑着一分清明:“任务?又是挂红的么?”


唐灀在暗中久久不答,那分勉强聚起来的清明散去了,苏离沉沉入梦,听得混沌中传来渺渺一句话:“挂黑。”


笠日他醒时想起唐灀那句话,坐在晨光里发了许久的呆,将夜里模糊记忆重新梳理了一遍又一遍,最后明白唐灀是来找自己话别的,不过寻常人大概都有相见之日,而唐灀夜里轻言的是约摸是死别。


七月流火,冷秋将至,地窖里那箱冰还没用完,几乎要尽数化了,苏离挖出院里埋的几坛富平石冻春,一坛坛泡进了那箱冰水里,飒飒起风夜只他一人独饮。他醉得厉害,举目四望无人相伴不由心生沮丧,喃喃道:“这就我一人,你为何不出来。”


院内木叶刷刷生响,不见人声,他伏在案几上沉沉醉去。不闻身后脚步渐近,一袭大氅披在他身上,他睡得太沉,无察无觉,一人俯身在他耳边道:“来了。”

评论
热度 ( 29 )
  1. 落星河✩阿蓉山衔好月来 转载了此文字

© 落星河✩阿蓉 | Powered by LOFTER